2016年4月8日 星期五

當領導人走進清真寺──中美穆斯林族群的社會意義 (原文來自2016.2.15 獨立評論)

包修平 (香港中文大學伊斯蘭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英國University of Exeter阿拉伯與伊斯蘭研究中心博士候選人。)
23日,美國總統歐巴馬造訪巴爾的摩一座清真寺(Islamic Society of Baltimore),是他在任內首次參訪的美國清真寺。在40多分鐘的演講中,歐巴馬感謝美國穆斯林對美國社會的貢獻,並明確反對「伊斯蘭恐懼症」對穆斯林造成的傷害。由於911事件之後,穆斯林少數族群在西方社會始終是爭議性的話題,因此歐巴馬的表態鼓舞不少美國穆斯林們。正巧在前一天(22日),中國總理李克強也參訪了西北寧夏一座近500年歷史的納家戶清真寺,與當地的穆斯林鄉親們閒話家常。李克強的參訪在中國穆斯林社群內部同樣引發強烈的迴響。
一般穆斯林少數族群議題的討論,多半集中在西方國家,而在中國大陸同樣也有穆斯林少數族群,但卻未廣為人知。從中美兩國領導人對地方清真寺的造訪、談話內容與當地民眾的迴響,可以觀察到穆斯林少數族群在中美兩國的社會意義。

1. 共同的造訪目的:維持社會和諧 
中美兩國領導人造訪地方清真寺時,皆感謝穆斯林對社會的付出,不約而同談及古蘭經或引用其經文,強調伊斯蘭文明對人類的貢獻。如李克強對寧夏穆斯林談到「古蘭經有一百處講到和平……。伊斯蘭文明和中華文明都是人類文明的瑰寶,都對人類社會的進步和發展有不可磨滅的貢獻。」而歐巴馬則談到「基督徒、猶太教徒與穆斯林都是亞伯拉罕的子孫……,信仰使我們共享人類價值。如古蘭經提到『我使你們成為許多民族和宗族,以便你們相互認識』。」雖然兩國領導人的演說中,皆對當地穆斯林展現友善態度,也同樣抬舉伊斯蘭對人類文明的貢獻,但事實上,中美兩國政治人物主要目的仍是維持社會的和諧與穩定,只是在言語表達方式不儘相同。
美國是個移民社會,在美國的穆斯林主要來自中東、非洲與南亞地區,人口至今約7百萬,占美國總人口的2%。比例雖小,但隨著911事件之後延續的反恐效應及伊斯蘭恐懼症的製造,美國穆斯林社群時常成為右翼人士攻擊的對象。對此,歐巴馬在演講一開始,即談到美國穆斯林對美國社會的貢獻與付出,駁斥伊斯蘭恐懼症與文明衝突論的謬論,並強調穆斯林早就是美國社會的一分子,如美國獨立宣言的主要起草人托馬斯.傑佛遜(Tomas Jefferson),曾明確將穆斯林與基督徒一樣列入宗教自由保障的範疇中。 
至於在中國的穆斯林,雖也是少數族群,但其歷史背景與在美國的穆斯林族群有很大的不同。現今中共將信仰伊斯蘭的穆斯林劃分成10個民族,約2000多萬人,其中最大的兩個民族分別為主要分佈在新疆的維吾爾族,及在全國各地都有聚集區的回族。中國總理李克強造訪的清真寺位於回族聚集區。從歷史上來看,回漢之間始終有緊張與矛盾關係存在,加上當今國際恐怖主義的影響,中國社會也出現「伊斯蘭恐懼症」的現象,時常在網路上看到集體霸凌中國穆斯林的言論。因此李克強對穆斯林鄉親談話的重點並非放在單純的伊斯蘭信仰,而是強調「愛國愛教」、「中華民族一家親,同心同築中國夢」等政治性言論。
2. 穆斯林社群的不同態度
中美兩國領導人造訪清真寺的用意是安撫國內穆斯林社群的心,讓穆斯林感受到政府的關懷。不過中美兩國的穆斯林社群看待國家領導人的訪問,略有不同看法。美國穆斯林社群對於歐巴馬訪問清真寺的舉動分成兩派。一派則是對於歐巴馬的造訪感到極度欣喜,將歐巴馬的一舉一動完整記錄下來,貼在臉書上分享。另外一派則是不歡迎歐巴馬的參訪,認為只是討好穆斯林的政治手段,原因一是歐巴馬過去對於伊斯蘭恐懼症的現象不聞不問,二是因為歐巴馬的外交政策在中東地區造成混亂,其無人飛機獵殺行動讓許多無辜民眾成為亡魂。
至於李克強造訪清真寺的舉動,筆者從回族內部社群網站的觀察中,發現則是一面倒的支持李克強,認為總理的參訪似乎代表伊斯蘭在中國的春天就要到來。另外一個知名中國穆斯林社群網站,似乎帶有政治意涵,將李克強與歐巴馬進行比較,認為美國指責中國缺乏宗教信仰自由並非事實,並具有諷刺意味表示李克強的訪問「讓世界認識到中國民族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也為美國總統歐巴馬首訪美國本土清真寺提供樣板」。至於中美穆斯林社群會出現這種差異性,筆者認為與伊斯蘭在這兩國的發展與社會背景有關。
3. 伊斯蘭對中美兩國穆斯林的社會意義
伊斯蘭對於美國與中國的穆斯林而言,有不同的社會意義。伊斯蘭在美國時常與公民運動結合,美國穆斯林受到伊斯蘭的正義觀念驅使,重新找回自我認同,爭取自由與平等,擺脫社會歧視的枷鎖,其中最著名的是1960年代的Malcolm X。他從麥加朝覲回來後,曾說出這段話
「美國需要了解伊斯蘭,因為這可以消除社會的種族問題。當我在穆斯林世界旅行,我與來自美國的白人見面、談話與用餐,因為伊斯蘭的關係,我感覺不到他們身上的白人優越性。我從來沒見過這種真誠的兄弟情,不分膚色齊聚在一起。」
Malcolm X爭取自由與平等的精神影響到後來的美國穆斯林。如前NBA球星賈霸曾說
Malcolm X的典範激勵我,使我重新檢驗自我身份認同。伊斯蘭幫助他發現真實的自我,並給予他能量不僅面對來自黑人與白人的惡意攻擊,也賦予他追求社會正義的勇氣,這導致我開始學習古蘭經。」
「歸信伊斯蘭使我有責任告訴他人我的宗教信仰,這不是要讓他們歸信,而是透過相互尊重理解與支持,與非穆斯林和平共處。」
從上所述,伊斯蘭對於美國穆斯林而言,不是單純的私人宗教信仰,而是賦予穆斯林最真實的原動力,積極入世生活在美國這塊土地上。911事件之後,美國穆斯林社群即使面對社會妖魔化的傾向,仍有不少穆斯林站出來呼應Malcolm X的精神,爭取應有的權利與尊嚴。
至於伊斯蘭在中國則有非常不同的社會意義。伊斯蘭在7世紀末透過穆斯林商人傳入中國後,一直屬於外國人信仰的宗教,直到明代後才因朝廷的強迫漢化政策而逐漸融入中國社會。穆斯林除了日常飲食習慣不同於漢人,其他語言服飾等與漢人並無太大差別(註1)。在漢人為主體的社會中,穆斯林自知屬於少數,為保障穆斯林社群的安定,發展出一套與漢人相處的互動模式。伊斯蘭僅是家族信仰的傳承,不主動對外宣揚,也不特別強調差異性。其次,歷代中國穆斯林多半是擁護統治者,不會主動質疑與挑戰政府的政策。因此可以理解為何網路上中國穆斯林對於李克強到清真寺的參訪是全面讚揚的聲音。
小結
穆斯林少數族群生活在非穆斯林為主體的社會中,因當地的歷史發展、社會環境與政治制度的不同,努力尋求與主流共處的模式,未必總是媒體所說的不能相容或文明間無限的衝突。剛好藉由中美兩國領導人訪問地方清真寺為例,可以看到兩國穆斯林族群對領導人的反應,以及伊斯蘭賦予他們的社會意義。 

1:見林長寬,〈伊斯蘭東傳中國再探討:中國伊斯蘭發展之歷史背景〉,《伊斯蘭在地化:中國伊斯蘭發展之探討》,香港中文大學人文學科研究所,2015年,頁4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