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0日 星期五

埃及軍人的執政傳統(原文來自2015.8.13 自由評論網)

陳立樵 (英國皇家哈洛威大學歷史系博士)
2011年初,埃及總統穆巴拉克(Muhammad Hosseni al-Seyed Mubarak)下台,隔年,屬穆斯林兄弟會(Muslim Brotherhood)的穆爾西(Muhmmad Morsi)當選總統,但一年後旋即失勢,2014年再由前國防部長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出任總統。短時間,埃及政權由穆斯林兄弟會與軍事政府互相輪替對方。自1952年來,埃及由軍人執政已超過半世紀之久,軍事政體的傳統是穆斯林兄弟會難以躍上檯面,成為政治要角的主因。
埃及軍事政體的沿革
18世紀末,法國皇帝拿破崙攻佔埃及,鄂圖曼帝國的將軍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奉命前去擊退法軍,在埃及駐軍卻成為他獨立壯大的本錢。
埃及的軍事政府一直延續到1952年,各級軍人均融入在政府體系中。儘管1952年軍官納賽爾(Gama Abdel Nasser Hossein)發動政變,之後擔任總統,軍事政體這個主幹仍未中斷。1971年接任的沙達特(Anwar Sadat)也是軍人出身;1981年繼任的穆巴拉克亦然,穆巴拉克政權甚至到2011年才倒台。

由此可見,軍事政體在埃及擁有淵長的歷史傳統,軍人在埃及政治中佔有完全主導的地位。
取得政權,是穆斯林兄弟會的唯一目標
不過,在近一世紀的埃及政治史中,穆斯林兄弟會這股反政府勢力,遠比埃及政治的軍政府傳統還受重視。多數已發表的學術研究中,均強調埃及政府的世俗性壓制了穆斯林兄弟會的宗教性,同時,這些研究觀點與立場均與穆斯林兄弟會同一陣線批判政府。其實,從政治角度來看,歷任埃及政府都曾與穆斯林兄弟會合作過,但由於穆斯林兄弟會長期無法取得政權,只得一再與政府反目成仇。
穆斯林兄弟會抨擊納賽爾政府與英國結盟,也不滿沙達特與以色列談和。然而,對埃及政府而言,這些都是穩定國家秩序與對外關係的方式,沒有政治責任包袱的穆斯林兄弟會無法理解政府的立場。
而且,從宗教角度來看,中央政府與兄弟會成員皆為穆斯林,無論誰執政,埃及都是伊斯蘭國家。而埃及的伊斯蘭,並非只有穆斯林兄弟會可作代表,納賽爾、沙達特、穆巴拉克一樣也是穆斯林。此外,納賽爾從未否定伊斯蘭的重要性、沙達特則以伊斯蘭教為立法淵源,他們同樣也具有埃及穆斯林的核心份量,並非只有穆斯林兄弟會對埃及伊斯蘭有所貢獻。
2012年,穆斯林兄弟會終於取得政權並組成自由與正義黨(Free and Justice Party),穆爾西成為埃及第一任民選總統。但穆爾西執政之後,與過往的埃及政府同樣面臨國反對聲浪,重演過去穆斯林兄弟會反政府的抗議戲碼,只不過角色互換。穆斯林兄弟會儘管再有如何崇高的完美理想,在權力分配上仍然無法滿足所有人,結果就是落得「不民主」的惡名。最重要的是,穆爾西想要凌駕於軍人權力之上的企圖,反而造成軍方不滿。
強勢的軍方本是埃及的政治特色,這樣的傳統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說變就變。穆爾西一方面對反對聲浪無法招架,另一方面也無法解決他與軍方之間的心結。於是,2014年塞西迫使穆爾西下台、隨後接任總統,這便是埃及軍人掌政的「傳統」再現,埃及的政治紛擾又走回應有模式而已。軍人執政是長久以來的政治慣性、是埃及政治難以撼動的傳統,儘管埃及有民主選舉,但現階段由軍人擔任總統仍會是主流趨勢。

埃及政治的紛擾來自於執政者與穆斯林兄弟會追求的利益衝突,但這並不表示穆斯林兄弟會的立場就能代表埃及伊斯蘭、代表公平正義。要理解當代埃及政治脈絡,除了理解軍人執政既有的合法性之外,還必須將觀察角度從於穆斯林兄弟會身上反轉過來,如此才能一窺埃及政治的真正全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