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0日 星期五

無解的伊朗核談判 (原文來自2015.7.9 自由評論網)

陳立樵 (英國皇家哈洛威大學歷史系博士)
 6月中,伊朗核談判重,依4月初各與會國達成的決議,630日是做成最後協議的期限。然而,這項目標並沒能如期達成,最新進展是P5+1已經宣布延長談判時程。儘管伊朗核談判中有六個主要對談的國家(美、法、英、俄、德、中),但這場談判最令國際關注的還是美國與伊朗的關係的變化,主流輿論想知道美伊關係是否會因協議而有所改善。但是,究竟為何需要改善關係?而這關係又要照誰的意思來走?誰也不出個所以然。
所謂的「最後」協議,伊朗的立場就是要「簽署協議、立即撤銷制裁」。總統、外長、國會都一致強調:「達成一項好的協議是主要目標,不急於在截止日之前草率結束談判。」這表示伊朗已知談判不可能在表定時間達成明確決議,但堅持立場卻有其必要,這立場並不會因特定期限而有所妥協讓步。國際原子能總署(International Atomic Energy Agency, IAEA)要求要進入軍事基地進行檢、以及訪問伊朗的核子專家,伊朗也完全反對,認為這些要求沒有必要,外界應完全信任伊朗的和平目的。
其實,伊朗並非無理取鬧,為了國家生存,不計一切代價爭取權益、抗拒外力的箝制,換做任何國家都是如此。
美國方面,儘管總統歐巴馬與國務卿凱瑞都對伊朗釋出善意,然部分國會議員卻仍不斷抨擊核子協議。這突顯出美國部的複雜聲音,歐巴馬的民主黨認為,一旦解決伊朗核問題,對2016年的總統選情對有利;在野的共和黨卻認為,談判失利將有助於他們贏得總統選舉,自然是傾全黨之力反對。
共和黨與民主黨的不同調,代表美國試圖藉「恩威並施」的策略,讓伊朗難以應付。而英國則是呼籲伊朗在核談判應保有「彈性」,才能讓談判有轉圜的餘地。不過,看來伊朗現階段並不至於受到美國政治情勢影響,因為他們對外不斷展現出願意配合國際規則的姿態,假使協議破局,反而是美國部的政治問題所造成,責任並不會在伊朗身上。而英國所的「彈性」,其實帶有「照著強權的意思來」的意涵,伊朗自然不會接受。
談判雙方都有其堅持,互不讓步。儘管歐巴馬與凱瑞看似對伊朗釋出善意,但這樣的善意卻帶有政治算計在其中,好處不可能完全讓予伊朗,美國更不可能立即撤銷制裁。另一方面,伊朗雖強調會配合國際規則,但條件是要達到他們的基本目標。如此一來,到底誰要讓步?就成了無解的僵局。無怪乎接近630日截止日期時,凱瑞就表示「還有很多事情沒能談妥」。接著就有消息傳出,核談判的結果不會在截止日出爐。果不其然,核談判至今仍沒有突破性的發展。
至於,為何這樣的談判會是美伊關係改善的契機?國際主流輿論沒有提出任何解釋。也許我們應該反過來問,美伊之間為何需要友好關係?這問題也沒有人能解答。
伊朗的確需要美國撤銷制裁、改善雙方關係,因為這有助於伊朗突破對外關係。然而,在美伊關係長期不睦的情況下,也並無法完全阻擋伊朗發展對外關係。簡言之,美伊關係若能因談判有所改善,充其量也只是錦上添花,並不是伊朗在核談判上所要達成的目標。
對於談判結果,各界都不必有太多期待與想像,因為所有的問題不可能藉由一紙協議全然改變。即使談判各方都在決議中順利取得計算中的利益,最後還是得看整個國際政治氛圍的走向與變化,客觀的外在因素將比進行協議中的主觀個體來得更具影響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