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5日 星期日

阿富汗:是邊陲也是重心的小國甘苦談(原文來自2015.6.11 自由評論網)


陳立樵 (英國皇家哈洛威大學歷史系博士)
20154月,阿富汗總統甘尼(Mohammad Ashraf Ghani)出訪伊朗,兩國的共識為「達成友好關係,共同合作取得區域的和平與穩定」。
近代的阿富汗在面對週遭鄰國時,多抱持合作的態度,但對於國際強權而言,阿富汗的戰略位置是兵家必爭之地,1979年蘇聯入侵、2011年美國武力攻擊,儘管稱不上任人宰割,但政外交的變動都難以避免外來壓力的干預。
阿富汗位處西亞世界的東部邊緣,看似邊陲,卻是國際強權競逐的角力場。

19世紀之際,英俄兩國在西亞與中亞爭奪勢力範圍。英國極為重視殖民地印度的安全與貿易,外來勢力若有任何影響印度的可能,都會遭到英國奮力還擊。阿富汗位於印度北方,英國為防範俄國勢力南下,便對阿富汗進行嚴密的控制。長久以來,阿富汗極欲擺英國的影響力,然國政局不穩,難以壯大國力,再者,若一旦對俄國示好,極有可能馬上遭到英國的壓迫。19世紀阿富汗的兩次抗英戰爭都告失敗,直到1919年,第三次抗英戰爭才有了勝果。
1931年,阿富汗與蘇聯簽署互不侵犯條約。緊接著,1937年阿富汗也與伊朗、土耳其、伊拉克等鄰國簽署《薩阿德阿巴德公約》(Saadabad Pact),尋求彼此在國際事務上的相互支持。除致力於減少英俄壓力之外,阿富汗也追尋與鄰近國家的合作關係。然而,強權對於阿富汗並沒有鬆手的意思,同時,由於西亞局勢的牽制,阿富汗的睦鄰政策也難以為繼。
二次大戰後,阿富汗面對的強權變成了蘇聯與美國。由於美國當時聚焦在伊朗與巴基斯坦,正好促使了阿富汗與蘇聯形成盟友。60年代,阿富汗也與伊朗、印度、埃及、土耳其維持友好關係。然而,當美國逐漸瞭解阿富汗的戰略重要性時,便開始提出許多協助阿富汗改善國家的合作建設方案。如同過去英俄兩國的競爭,美國取代了英國,開始深入阿富汗以削減蘇聯勢力。阿富汗也善用來自美蘇的資源,致力於國發展。
由於地緣關係,阿富汗較傾向蘇聯,1965年,阿富汗境人民民主黨(People’s Democratic Party of Afghanistan, PDPA)成立,背後便是蘇聯的加持。人民民主黨於1978年掌政,但主事者卻不見得都願意受蘇聯的指導棋,反蘇聯色彩鮮明的阿明(Hafizullah Amin)上台之後,便導致蘇聯在1979年入侵阿富汗;這也是知名小《追風箏的孩子》(The Kite Runner)的故事背景。
阿富汗的一舉一動,無論是主動或被動,都牽動著國際間權力的平衡。塔利班(Taliban)執政時期,911事件發生,儘管整起恐怖攻擊看似由奧薩馬賓拉登(Osama bin Laden)一手主導,但美國在沒有百分之百肯定的證據之下,仍對阿富汗報以無情摧殘。
911事件透露出阿富汗長期以來飽受強權壓迫、部份人民對於強權的深惡痛。儘管現階段美國已無餘力再對阿富汗加強控制,而俄國的態度上也傾向維持與阿富汗之間的穩定與和諧;對於其他鄰國,阿富汗仍儘可能維持以往的睦鄰路線,試圖與伊朗、巴基斯坦拉近關係。然而,這樣的局面還能維持多久,除了端看國際強權對阿富汗的立場是否有所變化外,阿富汗動盪的政也是決定美俄大國態度的關鍵。
儘管位處西亞邊緣,卻是強權競逐重心,阿富汗要擺宿命,至少在這個世代是不可能看到結果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