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8日 星期四

亞美尼亞:土耳其的「阿基里斯腱」(原文來自2015.5.7 自由評論網)

陳立樵 (英國皇家哈洛威大學歷史系博士)
今年亞美尼亞甫舉行「亞美尼亞屠殺100週年紀念」,包括羅馬教宗、歐洲議會都表示「1915年亞美尼亞事件是場種族滅」,公開要求土耳其必須道歉。然土耳其總統、總理並不認同外界對於「種族滅」的法。站在土耳其的立場,過去土耳其人與亞美尼亞人曾有過長期和平共處的時光,一次大戰期間,雙方都遭受了來自周遭列強的磨難,土耳其人的傷亡同樣慘重,國際社會只將焦點放在亞美尼亞,對土耳其並不盡公平。此外,土耳其也拒接受國際社會羅織其「種族滅」的罪名。

亞美尼亞獨立史
亞美尼亞在近代是伊朗、鄂圖曼帝國、俄國爭奪的地方,儘管諸多資料都強調亞美尼亞一直是獨立國家,但對於周遭的伊鄂俄等大國來,亞美尼亞連同喬治亞與亞塞拜然,卻是上述三國邊境的模糊地帶。當帝國式微,鄂圖曼境的亞美尼亞人,無法將生活穩定的希望寄託於鄂圖曼時,想離控制的欲望便愈漸強烈,導致19世紀末期鄂圖曼與亞美尼亞的激烈衝突,儘管雙方在衝突中各有死傷,亞美尼亞聲稱有150萬亞美尼亞人遭到殺害,但土耳其卻認為亞美尼亞人遇害人數約是30萬至50萬之間。
之後,亞美尼亞成為蘇聯加盟共和國成員之一,並於1991年後離蘇聯獨立,但獨立後與土耳其的關係仍然不睦。亞美尼亞與俄國交好,甚至轉向伊朗、敘利亞、還有更遠的中國靠攏,於是土亞關係演變為複雜的多國問題。歐洲諸國強烈批判土耳其,穿了,不過就是把亞美尼亞問題,當作拒土耳其加入歐盟的藉口。幾十年來,以西方國家為主的國際社會對土耳其的批判,顯示出西方一直以戰勝國之姿、以「向世界各角落伸張正義」的立場,來論斷土耳其對於這場屠殺應承擔的責任。並更進一步將土亞兩國間的歷史糾葛,延伸出基督教與伊斯蘭教對立與衝突的意涵,激化成土耳其人與亞美尼亞人的民族問題。
1915年的屠殺悲劇始末
時光回到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鄂圖曼對面臨的是帝國國土分崩離析的難題,除了面對境諸多民族的分離運動,對外,西方列強的壓力也紛至沓來。一旦亞美尼亞出走並與俄國接近,則鄂圖曼部政權與外交都會備受威脅。一次大戰期間,亦有數以萬計的土耳其人遭到亞美尼亞人殺害。在這場歷史悲劇下,受害的不只亞美尼亞,土耳其人也受到波及。對當時的鄂圖曼而言,原是為了維護帝國完整不得不為的非常手段,卻留給現代新興的土耳其剪不斷、理還亂的難題。大規模殺害亞美尼亞人,對不會是鄂圖曼的主要目的,而承擔「屠殺」或「種族滅」的罪名,對現在的土耳其來又太過沈重。然歷史凡走過必留下痕跡,1915年屠殺事件,成了土耳其的「阿基里斯腱」,一點就痛。
土亞的關係的現在與未來
2009年,土亞兩國曾簽訂《外交關係的協議書》,兩國協議開放邊界、開互惠貿易。不過,部分亞美尼亞人對於土亞合作相當反對,反對的聲浪在近年逐漸攀升,影響甚至將左右亞國總統選舉結果。於是,今年亞美尼亞總統宣布撤銷2009年的《土亞議定書》,並大規模舉辦亞美尼亞事件的百年紀念,顯然藉由此舉試圖安穩國反對勢力。2014年,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公開對1915年亞美尼亞事件致歉,並承認鄂圖曼殺害亞美尼亞人確實不人道,這樣的舉動,對土耳其而言已是對亞美尼亞最大的誠意。
國與國間的關係,不純然僅受歷史、種族所左右,還牽扯了太多現實的因素,土耳其該要怎樣道歉才能令亞美尼亞甚至西方世界滿意,沒有人有答案。可預料的是,土亞關係勢必還會繼續在1915年事件上,年復一年,繼續無限糾扯下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