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9日 星期五

火的國度:俄國與伊朗在亞塞拜然的二三事(原文來自2015.5.14 自由評論網)

陳立樵 (英國皇家哈洛威大學歷史系博士)
位於外高加索的亞塞拜然(Azerbaijan)在1990年蘇聯解體後獨立,隨即成了美俄競爭的重心之一,亞塞拜然因其豐富的石油蘊藏量,故在國際政治中地位舉足輕重。美國雖試圖在這個小國擴大影響力來制衡俄國,但若將時間拉長來看,則會發現美俄在亞塞拜然的政治角力只是當代議題,俄國與伊朗才是亞塞拜然局勢演變過程中的主角。

從歷史看亞塞拜然的地緣政治
中古時期的亞塞拜然,或廣大的高加索(Caucasus)地區,曾是伊朗領土。隨著俄國勢力不斷南下,高加索成了伊俄兩國模糊的邊界地帶。伊朗與鄂圖曼帝國在這一地帶,有著幾世紀以來未能解決的邊境劃分問題。19世紀伊始,伊朗對俄國交戰失利後,北部亞塞拜然即劃歸俄國所有,南部亞塞拜然則仍為伊朗國土一省。19世紀時,伊朗亞塞拜然省省長,皆必須由伊朗王儲擔任,相當於是王儲登基的職前訓練,顯見伊朗對於亞塞拜然的重視,伊俄鄂三國邊境問題成為擔任國王必備的基本智識。
高加索地區錯綜複雜的國際關係歷史淵長,對於伊朗王權制度有其重要意涵。再加上俄國在亞塞拜然的巴庫(Baku)挖到石油,使得俄國在石油工業上躍升為世界龍頭,更大幅提高了亞塞拜然在當代國際政治中的地位。
1936年,亞塞拜然成為蘇聯的加盟共和國之一,蘇聯藉此將勢力持續擴張至伊朗的亞塞拜然省。二次大戰後期,伊朗的亞塞拜然民主黨(Azerbaijan Democratic Party)成立,憑藉著蘇聯軍隊的撐腰,公開向伊朗政府要求自治。1945年底,「亞塞拜然自治共和國」宣布成立,隔年,伊朗在與蘇聯協商後,同意亞塞拜然自治,伊蘇兩國協議讓亞塞拜然自治,但亞國的國防與外交仍交由伊朗主導;伊朗與蘇聯在伊朗北部,合組石油公司。對伊朗而言,上述協議容其實都是為了換取蘇聯撤除軍事部署的讓步。隨後,美國以軍事力量支持伊朗,為的便是不讓蘇聯勢力進入伊朗境。伊朗藉著美國的馳援攻下亞塞拜然,解除了領土分崩離析的危機。為了避免分離勢力再次聚集的可能,伊朗便將境的亞塞拜然省劃分為三個省份。
俄伊在亞塞拜然議題上的合作
1979年伊朗革命後,甫成立的新政府對西方勢力相當防範。1990年,蘇聯解體,亞塞拜然共和國正式獨立。然此時的國際態勢已今非昔比,小國已非如過去一般可任由強權恣意併吞,加上西方國家仍有意插足亞塞拜然。因此,俄國與伊朗對於亞塞拜然的政策也配合現狀有所調整,以協調取代武力解決。例如,1991年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爭奪納哥諾克拉區域(Nagorno-Karabakh region)引發戰爭。儘管俄伊不樂見區域動盪,但仍避免與西方國家對立衝突,伊朗沒有表態支持亞塞拜然,主要是不希望看到境外的亞塞拜然人找到凝聚起來的機會點。然而,俄伊仍然試圖加強他們在亞塞拜然的影響力,從90年代末到21世紀初期,俄亞伊三方相繼簽署能源合作方案,近年也持續有石油運輸上的協議、以及鐵路網絡的連結等。俄伊宣示彼此在亞塞拜然的優越地位,同時也試圖降低西方國家對亞塞拜然的影響力。

對亞塞拜然而言,自然瞭解俄伊的壓力無可避免,儘管連結西方國家將有益外交發展,但兩相權衡之下,還是必須對俄國與伊朗交好。而對於俄伊兩國來,亞塞拜然已不再只專屬俄伊事務,石油資源與地理位置,讓亞國的外交參雜了更多國際勢力的平衡因素,在伊俄亞三方合作的檯面下,仍不競爭的本質。美國等西方國家積極介入亞塞拜然事務,儘管在現時國際關係上是眾所矚目的關注焦點,但若將時間拉長,就會發現亞塞拜然仍然屬於俄國與伊朗的外交層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