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8日 星期一

瞬息萬變: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的葉門情結(原文來自2015.4.23 自由評論網)

陳立樵 (英國皇家哈洛威大學歷史系博士)

3月中,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表示願意與伊朗進行安全和談。伊朗外交部表示歡迎,也認為兩國籌組安全委員會,在西亞世界會有正面的影響力。然事隔不到半個月,沙烏地出兵攻打葉門(Yemen),國際輿論口徑一致,認為「葉門的反政府勢力與伊朗同屬什葉穆斯林,攻擊行動間接導致了沙烏地與伊朗雙方之間的關係緊張」。
今年初,沙烏地新國王薩爾曼(King Salman)上任後,在短時間便有改變西亞局勢的作為。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訪問沙烏地,三方的外交關係、交流對話,有其背後的動機與用意。
沙烏地的兩面外交
沙烏地打擊穆斯林兄弟會與哈瑪斯,符合埃及的立場;對於土耳其,推測沙烏地應該是欲共同面對敘利亞的動盪,以防兩國境安定受到影響。此外,沙烏地與土耳其合作,具有防範伊朗勢力擴張的目的,因為伊朗對於哈瑪斯、葉門、黎巴嫩向來友善,若觸角延伸至西亞各角落,勢必擠壓沙烏地在西亞地區的地位。雖然上述原因尚不代表沙埃土三個國家會因此結盟,但至少沙烏地開了兩面的外交空間。

此外,在「兩面外交」的作為上,我們還看到沙烏地聯合巴基斯坦、阿富汗、亞塞拜然,形同圍堵伊朗東西向的發展、而表態贊同《洛桑協議》是因為照協議容,伊朗的核能只能用於民生用電,如此一來就不致於提高其核能發展的優勢,對沙烏地反而有好處。
伊朗的回應
伊朗譴責沙烏地在葉門的軍事行動,認為背後有美國的支持,畢竟美國在西亞地區有兩個基本利益:一是長期以來與沙烏地的能源合作關係;二則希望藉此主導海灣局勢。伊朗認為,葉門反抗前總統哈迪(Mansur Hadi),其實是回應沙烏地在半島的霸權,對抗這樣的霸權,也等於對抗霸權背後的西方勢力。對於沙烏地來,自然不樂見半島之中有任何動盪發生。但伊朗認為,2011年沙烏地已攻打過巴林,卻帶來更多的問題;而這回巴林國也有反對沙烏地攻擊葉門的聲浪。伊朗強調,「尊重葉門的政治發展,也希望阿拉伯國家能協商與對話」。
對於國際輿論抨擊伊朗給予葉門軍事馳援,伊朗則反駁,「他們提供的是醫療用品與救濟食務的人道救援」。同時,伊朗也反擊美國「放任沙烏地對葉門的軍事行動,卻嚴厲批判俄國對烏克蘭的惡劣行徑」。同一時間,與伊朗關係走近的俄國,也發表聲明譴責沙烏地軍事的行動,認為此舉將使葉門成為恐怖行動的重要基地。
合作與對話的兩難
或許沙國確實有意願要與伊朗合作,共同穩定區域動盪,但國際局勢總是瞬息萬變。葉門的反對勢力已有動搖半島穩定的可能,在沙烏地決定與伊朗合作之際,葉門問題卻有需要立即處理的急迫性。對沙烏地阿拉伯而言,穩定半島上的秩序對有其必要,但對於鄰近國家來,攻擊行動卻是無法容忍。
至於伊朗援助葉門,無論是民生醫療或是軍事方面,一定有其利益因素使然。若干輿論多添加解釋沙烏地與伊朗的爭執,源起於遜尼與什葉伊斯蘭的衝突,從而再將伊斯蘭分成遜尼與什葉的歷史故事話從頭,這已經完全偏離問題焦點了。
把衝突歸因到一千多年前穆罕默德去世後留下來的權位繼承問題,實在過於牽強。也無法解釋遜尼國家為甚麼一定要跟什葉國家對立。若伊斯蘭的派系是中東衝突的主因,那麼,同屬遜尼穆斯林的沙烏地、哈瑪斯與穆斯林兄弟會,為什麼就無法合作?

國際局勢的變化,充滿各種利益間的相互角力,單用穆斯林間不同的宗教立場來解釋國際之間錯綜複雜的利益關係,不僅失之偏頗,也難以看清問題全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