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0日 星期一

《洛桑協議》與伊美關係(原文來自2015.4.9 自由評論網)

陳立樵 (英國皇家哈洛威大學歷史系博士)

伊朗的核談判於42日有了結果,《洛桑協議》(Lausanne Agreement)成形,限制伊朗於10將鈾濃縮的活動減少超過三分之二,而伊朗將以和平的方式發展核子計畫,不會進入發展武器的層級;對於伊朗的經濟制裁,也將撤除。最後,630日將會有更詳細的討論結果。
外界表示看好這項協議,義大利、挪威、澳洲、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黎巴嫩真主黨都持樂觀意見。伊朗的媒體報導道,「國外公司已經看好了進入伊朗市場將帶來龐大利潤」。從這樣的結果來看,伊朗似乎在核談判之中取得了重大成果,甚至這將會是美國與伊朗關係改善的開始。
洛桑談判之前,輿論間就瀰漫著國際壓力將對伊朗鬆綁的氣氛。或許,這是伊朗頗富彈性的政策發揮了作用。1979年伊朗革命之後,反美政策、兩伊戰爭都曾重挫伊朗外交與形象。大概自1989年新任精神領袖哈梅意、新任總統拉夫桑賈尼之後,伊朗就開始較明顯地調整外交策略與路線,逐漸走向與世界合作、交流。或許1997年到2005年的總統阿赫馬迪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作風較令人反感,但這也就是政策調整時會經歷的一些起伏波動。如果今日《洛桑協議》算是伊朗取得重大成功的話,這便是自1979年革命之後這30多年來,伊朗伊斯蘭共和國不斷嘗試各類外交路線的里程碑。
這並非伊朗讓步,而是伊朗要逐步取得優勢,不求一次達到最終目標。

依現在的局勢發展看來,伊朗已經丟給了美國一項難題。伊朗外交部長,「按照國際法來,美國應該要撤銷對伊朗的制裁」。伊朗總統也,「要撤銷制裁、不是暫停制裁」。要立刻撤銷制裁非易事,最後若沒有撤銷制裁,反而會是美國失信。
不過,在相關報導與評論之中,還是看得出核談判裡西方國家的霸權陰影。再怎麼樣做,談判仍然是在西方遊戲架構之中,例如,伊朗得一再強調自己的核子計畫是基於和平目的的發展、不會藉著核子計畫而成為西亞地區的霸權,才終於取得美國稍稍的友好態度。而且,美國總統歐巴馬,伊朗若違反協議,制裁就會繼續。美國總認為別的國家會違反承諾,自己無論怎麼做都是正確、正義的一方。美國目前並不願意鬆口要撤銷制裁,是否該受到違反協議的批判?再者,以色列對於《洛桑協議》的反對意見,最終必然會是美國決策的考量之一。伊朗對知道這個遊戲規則,所以也聲明「若美國繼續制裁,伊朗就會進行原有的核子計畫」。儘管談判現在看似對伊朗有利,卻不保證局面就會這樣發展下去。
其實,無論美國如何阻擋伊朗,伊朗卻從來不缺發展的空間。2011年年底伊朗與英國斷交的時候,BBC的評論便道「這一點兒也不會影響伊朗的外交關係」;儘管長期在美國的制裁之下,伊朗的發展每年都還是有明顯的成長與改變。制裁取消之後,對伊朗必然有一定程度的好處,會有更多的貿易活動可以進出伊朗,可能大大加強伊朗在西亞地區的地位,這不會是美國所樂見的結果。
美國可能會找到別的方式繼續對伊朗制裁也不一定。洛桑談判剛落幕,法國、德國都表示事情還未結束,不必太早慶祝。630日之前,一切都還是有可能改變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