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1日 星期二

俄伊關係與西亞局勢的過去與現在(原文來自2015.4.16 自由評論網)

陳立樵 (英國皇家哈洛威大學歷史系博士)


俄國與伊朗的關係走近,俄國希望在伊朗的制裁撤銷之後,雙方就能有軍事合作,兩國也公布了在伊朗西南方布希賀爾(Bushehr)的核能電廠開發案。目前俄伊相似的國際處境,像是同樣遭西方國家制裁;還有關注西亞地區局勢發展,例如該如何因應伊斯蘭國的擴張,都是讓兩國關係走向友好的主要因素。俄伊合作看似新局面,但其實這與兩國過去的外交方針頗有關聯。
約自19世紀以來,俄國勢力南下進入西亞、中亞地區,也欲立足波斯灣(Persian Gulf)。此時伊朗的卡加王朝(Qajar)甫成立、以德黑蘭(Tehran)為首都,伊朗的政治中心便受到俄國擴張的壓力。兩國還有領土爭執,在19世紀上半葉爭奪著喬治亞(Georgia)、亞塞拜然(Azerbaijan)等地區。1917年蘇聯成立之後,曾刻意放棄對伊朗的控制,以爭取國際盟友,1921年有《蘇伊友好條約》簽署。不過,蘇聯主導的左派勢力在伊朗西北方開始壯大,對伊朗與西方國家造成莫大困擾。在所謂「資本主義防範共主義」的局面之下,美蘇自40年代起關係交惡,冷戰可是因伊朗問題而開。伊朗與美國友好,固然不會是俄國的盟邦。1979年伊朗革命之後,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政府以「不要西方、不要東方」(不要資本主義、不要共主義)作為對外方針,蘇伊的惡劣關係持續到1989年何梅尼去世、蘇聯台才有轉變。

在西亞地區,困擾伊朗的是與鄂圖曼帝國長久未能解決的邊界劃分問題,卡加王朝自19世紀初便為了邊界而與鄂圖曼交戰,之後經過協議、條約簽訂,爭執卻不見好轉。俄國與英國介入協調,直至1914年才劃定清楚的邊界,但其實俄英劃分的界線,伊鄂兩政府都沒有批准。鄂圖曼帝國解體之後,伊朗西部邊界有大半比例是與新興國家伊拉克共有。1925年伊朗的巴勒維王朝(Pahlavi)成立,向土耳其、伊拉克採取睦鄰政策,為的也是安穩西部邊界,尤其是對伊拉克的阿拉伯河航道歸屬問題。1937年,兩伊簽署《邊界條約》,阿拉伯河航道為條約之重心。1975年兩伊簽署《阿爾及爾協議》,除邊界劃分、庫德族糾紛之外,阿拉伯河航道的問題仍是重點之一。1980年的兩伊戰爭,兩國邊界爭議再現。對於西部邊界的糾紛,伊朗向來都很防範。
時至今日,似乎俄伊的外交方針並沒有太大的差異。儘管政治中心都經歷過重大變革,外交路線會有些震盪,但似乎時間一久,又會回到既有的路線,頂多有些許的調整。現今俄國因為烏克蘭的關係,遭到美國制裁,這與伊朗的情勢一樣,美國對於伊朗的制裁並未撤銷,美國總統歐巴馬也強調「現在美伊仍是處於緊張狀態,制裁會再延長一年」。另外,面對伊斯蘭國對西亞造成的動盪,俄伊都嚴陣以待。俄國在敘利亞東地中海地帶有重要的海軍港口,伊斯蘭國勢力若進入該港口,對會讓俄國在東地中海的地位遭受打擊。
俄國不會樂見紊亂的西亞,於是表態跟伊朗合作。俄國與伊朗在「布希賀爾核電廠開發案」上的合作,也顯示出俄國仍想要在波斯灣佔有一席之地的企圖,而伊朗則擔憂伊斯蘭國侵犯邊界,若從伊拉克東向進逼伊朗,屆時也許就會有軍事衝突。伊朗對於西部邊界的安全,當然非常關注。
所以,俄國依然要在西亞地區有一席之地,也還是嘗試著要在波斯灣佔有影響地位。伊朗所顧及的,仍然是在西部的邊界與領土。俄伊關係走近,是對當代新局勢的因應,也有部分是延續過去的策略。當然會有評論認為俄伊兩國只是相互利用,或許合作關係不會走得太久,但國際關係便是如此,始終是因利益關係而分分合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