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1日 星期六

紛紛擾擾的伊朗核談判 (原文來自2015.3.9「自由評論網」)

陳立樵 (英國皇家哈洛威大學歷史系博士)
33日,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Benjamin Netanyahu)批判美國對伊朗的政策,引起爭議,在諸多報導中多看到的是美以關係降至冰點。主要是因為,納坦亞胡不滿近期將進行的5+1核談判,會讓伊朗保有製造核子武器的能力,這就等於是對以色列在西亞地區生存的警訊。9日,美國國會議員對伊朗核談判的公開信,威脅伊朗核談判的結果在國會不會通過,就算通過以後還是會撤銷。


有很多人不願意看到伊朗有發展核武的能力,可是問題在於伊朗發展核武有何不可?為什麼有些國家可以有,伊朗卻不可以?國際規範、公約、組織或許有存在的意涵,但在某些情況之中確實有干預他國發展之虞。對於以色列的批判,伊朗總統羅哈尼(Hassan Rouhani)則回應:「以色列從不簽署「不擴散核武器公約」(Non-Proliferation Pact)」,意指以色列自己不斷拓展武力,卻不願他人有相同的發展。伊朗外交部長札理夫(Mohammad Javad Zarif)主張,伊朗發展核武並不是為了製造紛亂,而是為了國家的科技發展,也為了建立國家尊嚴。反對伊朗的人聽來當然不順耳,在既有觀念裡,伊朗就是會破壞世界和諧、支援恐怖行動。如同美國國會議員的公開信一樣,對伊朗表現了極度的敵意。
其實,無論有沒有納坦雅胡、美國國會的抗議,伊朗核談判要達成共識本來就有難度。畢竟,伊朗的立場向來就是要藉由核談判來取得更多利益,另外也希望美國取消對伊朗的制裁。然而,從世界強權的立場來看,當然還是不希望伊朗能夠發展核子武器,核能頂多是民生用電,而且美國也表示制裁會「逐漸」撤銷,並不如伊朗所願的立即撤銷。此外,以色列的安全就是美國的安全。儘管諸多輿論認為納坦雅胡將搞壞美以關係,可是美國還是需要以色列在西亞地區佔有優勢,不會因為納坦雅胡一人之說,而破壞了整體的關係。伊美的立場差異甚大,核談判又是西方國家的遊戲,伊朗取得好處著實不易。
不過,納坦雅胡與美國國會的態度,可看出伊朗確實已經對美國、以色列的權力優勢帶來威脅了。近幾年,伊朗在西亞地區與其他國家比較起來,是相對穩定。自2011年以來,北非有茉莉花革命、敘利亞有內戰、土耳其有塔克西廣場事件、以色列轟炸巴勒斯坦、伊斯蘭國勢力擴散、沙烏地阿拉伯國王駕崩,反觀伊朗內政與外交沒有太大的動盪。儘管有通貨膨脹、貨幣貶值的情況,卻也不代表伊朗處於愁雲慘霧之中。然而,無論美國在西亞地區的影響力是否逐漸減少,現在還是不可能看到美國會放棄插手西亞事務,若要拉攏局勢穩定的伊朗,短期內也不太可能。
之前伊朗的輿論已指出一些擔憂,若談判失敗,一是羅哈尼改善經濟的可能性也就減少了,對他的聲望也有所打擊。二是又會讓協議繼續延宕,伊朗脫離制裁的期望更加渺茫。三是美國內部反伊朗核子發展的勢力,也可能造成談判失敗。這些擔憂,至少第三項已經發生了。

315日就要舉行新一波的伊朗核談判,預計在3月底完成大致架構,然後在6月底達成細節的部分。還沒談判之前,就有如此多的紛擾,美伊要達成共識確實困難重重。伊朗外交部長批判美國真是不可信,伊朗精神領袖哈梅內意(Ali Khamenei)也抨擊美國狡詐與欺瞞。不過,本文刊出之時,應該已經有新的變化,美伊以三方各有盤算,纏鬥難分難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