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1日 星期六

何必談伊斯蘭與暴力? (原文來自2015.3.26自由評論網)

陳立樵 (英國皇家哈洛威大學歷史系博士)
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在半年來成為西亞地區最大的話題,伊拉克、敘利亞、土耳其都受到波及,西方國家也掙扎於該如何解決這樣的勢力威脅。在隨處可見的短片及報導之中,伊斯蘭國的殘暴手段一幕幕映入眼簾,許多輿論質疑著這些穆斯林到底怎麼了?
一定會有人問:「伊斯蘭信仰為什麼如此暴力?」、「伊斯蘭信仰的『聖戰』究竟代表什麼意涵?」前陣子法國的《理週刊》因辱先知而遭穆斯林掃射,還讓人覺得穆斯林為何不接受外界對伊斯蘭所開的玩笑?為何穆斯林如此激進?長久以來眾人的疑問,似乎沒人可以回答。
當然,人們都可以從有關穆斯林、伊斯蘭的書籍中,瞭解到「伊斯蘭」的意思就是「順從真主」,「穆斯林」就是「順從真主的人」,而「聖戰」的意思其實跟戰爭沒有必然關係。很多替穆斯林辯護的人,一定會強調他們不是恐怖份子、或者舉出歷史上一堆例子來證明其實穆斯林愛好和平。然而,所有的解釋對於理解事件完全沒有幫助,越是想要辯護,卻仍然在「伊斯蘭與暴力」的話題中打轉,討論不出新的東西。畢竟穆斯林的暴力行為就在電視、電腦、報章雜誌上可以看見,而且一次又一次,很難不讓人往負面的方向聯想。

「一手拿劍、一手拿古蘭經」,史家吉朋這一句話,到現在還是世人對於穆斯林的既定印象。伊斯蘭信仰等於暴力、或者穆斯林是恐怖份子等語,無論是否是媒體塑造的形象、或者是學術研究設定探討的主題,現今都成了穆斯林難以擺的罪名。可是,穆斯林就會比較暴力嗎?基督徒就不會?從宗教信仰來評判暴力與否,並不合適。或許,根本就不必談論「伊斯蘭與暴力」這類議題。
其實,許多當代事件,或多或少都有其歷史遠因。自一次世界大戰之後,西方人在鄂圖曼帝國解體後的西亞地區恣意劃分勢力範圍,儘管之後讓當地人獨立自主,卻造成當地族群分裂與對立,而西方人仍然干涉著各類事務。幾十年來,伊斯蘭世界歷經民族主義、社會主義、伊斯蘭主義等運動,為的是自我發展、抗拒外來勢力,但結果卻只是受到更多更多的壓力與干擾。現在西方國家在伊斯蘭世界還是有政治、經濟、外交、軍事方面的影響力,而且西方人動武的頻率與規模是穆斯林遠遠不及的。很多衝突不在於宗教,而是有複雜的歷史因素相互拉扯。伊斯蘭國的擴張行動,就是對於長期以來外在壓力以及部問題的回應,外界只看暴力的部分,卻沒能理解迅速擴張的勢力,肯定有令人認同的動機與目的。
理週刊》事件一樣也是反映出穆斯林承受長期以來嘻笑辱罵後的反應,固然言論要自由,可是若讓人覺得不妥,就該有所節制。有的人可以開玩笑,有的人不行,這無關宗教,這是待人處世的道理。

只能現在是處於西方價觀盛行的時代,較缺乏對於西方觀點之檢討。西方人攻打阿富汗、伊拉克,當軍人扣下扳機之後殺死許多當地無辜平民時,並沒有人批判基督教是否暴力。當美國軍人虐待戰俘時,並沒有人討論基督教是否跟心理變態有關。美國以民主之名在伊斯蘭世界動用武力,可是不會有人塑造美國人「一手拿劍、一手拿民主」的形象。問題不在伊斯蘭與暴力有沒有關係,問題在於人們能否有公允的立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