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3日 星期五

參與國際研究學會(ISA)報告 (上)


賴炘延 (愛丁堡大學政治系博士候選人)
中午從希爾頓走出會場後,自己學術生涯的第一個國際研討會,到此算是畫下句點了。離開前,我看著大廳櫃檯前,大排長龍的學者們,拖著行李,等著退房。人群中,不乏看見熟悉的 [大名字] 學者。
記得會議的第一天,我除了緊張的心情外,也不免超級興奮。對我這種菜到不能再菜的菜鳥來,看到那些經常被討論的學者出現在眼前時,頓時間,總有一種超現實感。這樣的超現實感,老實,也伴隨著自己的報告進行時,又再度出現。畢竟,從準備出國念書,一直到進入愛大,直到現在,在身邊都是各種聰明頂的人的環境下,各種挫折也不是沒嘗過,老早就習慣了,自己唯一能作的大概就是:操到極限再。因此,每一段挫折總會伴隨著那樣的念頭:我是神經病嗎?這樣逼自己是衝小?不過,這樣的念頭,總是來來去去,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所謂的超現實感,大概就是:原來這事情就是這樣,其實好像也沒什麼,沒什麼好怕,沒什麼好擔心的。



因為是自己第一個國際研討會,而第一個研討會就直接衝了全世界國關領域最大型之一的ISA(International Studies Association)。有多大?差不多是五天下來,所有專題討論小組與圓桌論壇,總數超過1,200場,參與人數超過5,000人,接下來幾年的時間場地甚至都已經確定(2016亞特蘭大;2017巴爾的摩;2018舊金山;2019多倫多;2020夏威夷;2021是在拉斯維加斯)。我想,這樣的經驗,似乎應該要記錄下些什麼,對自己交代一下。不過,如果此經驗能提供給其他人一些想法,那,可能也是功德一件。
那我就先從自己為何會參加ISA與事前的準備談起吧!
去年六月第一年審結束後,收到系上同樣是作中東研究的學姐來信,表示她想要參加來年在紐奧良的ISA年會,並組一個專門討論'中東認同與外交政策' 的小組,於是詢問我參加的意願。當時候的我,才正在整理第一個實證章節所需的部分檔案資料,手邊根本沒有像樣且完整的材料可以寫。但是,我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心裡想:反正還有六至七個月,來拼看看好了。於是,我就二話不答應了她,並丟了一個包含初步理論概念與個案研究的摘要。此時,我連ISA是什麼鬼東西,我根本沒任何想法。畢竟,在愛丁堡的前兩年,我都只顧著爬著自己老師跟師公的研究,以及歷史社會學在國關的發展,另外就是不斷修整自己的研究問題。很多時候,我根本不清楚外面世界在做什麼,有哪些研討會可參加。不過,既然都答應了,那就來試看看吧!
這一試,就只能逼著自己趕緊把手邊的檔案先看完,然後,趕緊將這些檔案與二手文獻作整合。除了去年九月回台灣與十一月下英格蘭蒐集另外檔案的時間外,剩下的時間也只有四個月,這當中還包含一個月在家當奶爸的時間。緊接著,第二學期的助教工作,工作量比自己預期來得大。在備課又趕文章的同時,這一逼,把自己逼到了境,搞得我晚上睡覺磨牙狀況又更加嚴重。這兩件事情都是我的第一次,老實,我真的不想搞。幸好,老天保佑,文章如期生出來,雖然,對於檔案分析與理論概念的部分,可能只是初步階段,但,至少有些有趣的東西可以討論了。更幸好的是,教學工作也沒搞
作為發表人,把文章完成當然是最重要的;但是,作為第一次參加這種大型國際研討會的我來,當然還有其他該準備的工作。
就像前面所,我起初對ISA完全沒概念,於是,我就找老師問,找有經驗的博士生問,這個會議到底會是什麼樣子。大部分的答案除了發表這件事之外,更重要的就是認識人,拓展學術社群的人脈。豆先生不斷提醒我這件事情,並交代我要記得帶名片。當我得知有些跟自己研究主題相關的老師會去時,我便開始進行一些準備工作。這些準備工作不外乎是把這些老師的著作搞清楚,想好幾個重要但又準確的問題,當遇到這些老師時,可以當面好好地請教一下。當然,這是理想狀態,實際臨場會不會如自己所想,那真的要老天保佑。至於,我究竟遇到什麼情況呢? 這後面再來談。
總之,文章是一個重點,另一個重點就是準備好要進入到跟人社交的場合。在學術社群的社交場合,其實,不外乎就幾個重要的問題:你是什麼學校?你的老師是誰?你作什麼研究?這三個問題的答案,將會決定接下來的對話軸線,以及對方跟你繼續討論的可能性與時間長短。就我個人這次經驗來,因為我都是去要嘛國關歷史社會學的場子(反正就是在北美被視為非主流的那一掛),不然就是中東研究的場子。前者基本上重要人物都是不列顛的人馬,拜愛大、豆先生與師公之名,話題很好持續下去;後者,基本上,大家都是中東研究掛的,老師也就這些人,所以大家更感興趣的反而是你自己的研究。此時,遇到這種同是巷子的人時,那就是過招與切磋的時刻了,也是最好玩最殘酷的時候。不過,基本上,身為博士生,這些問題大概從入學以來也早已被問了超過一百次,只是答案的精準度會隨著自己研究的進度與熟悉度有所調整。但是,豆先生提醒,如果對方問的問題,自己也不確定能回答清楚,就乖乖地不清楚,還在找尋答案或方法,千千萬萬不要裝懂。這只會讓對方看破自己手
當然,事前準備也包含了機票與住宿,不過,這應該不是什麼大事情。就一個博士生而言,就算有補助,也會能省就省。
當一切都準備好時,就準備等著出發吧!!
如果心裡也需要準備的話,那大概是放寬心,準備享受這趟緊張、有趣、震撼又充實的旅程 (除了坐飛機的這件事情之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