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0日 星期二

IS: 他們到底要什麼?從地圖一次看懂IS的崛起與終極目標 (原文來自2015.2.19 關鍵評論網)

董奕君 (英國杜倫大學中東國關碩士)

隨著吉普車隊向前行馳,黑色大旗在車上隨風狂揚,一對對利眼神從蒙面方巾後方劃破了黃土中的寂靜。「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 IS)除了恐懼,還帶給中東地區甚至世界各地什麼樣的影響?IS如何快速的崛起並發揮自己的影響力?IS又為何而生?
IS除了在導讀文章中提過的歷史因素(反殖民)幫助它強化、宣傳自身的理念認同,什葉和遜尼之間的教派衝突則讓激進主義更有機會見縫插針。因此以下段落將嘗試解析在伊拉克及敘利亞兩國,是因為各有何種政治及社會背景讓IS在此區異軍突起。
IS為何崛起?少數政府統治下引起的不滿
以敘利亞的狀況為例,IS主要的組成是遜尼派阿拉伯人,這個族群在敘利亞境佔了多數,但敘國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及其所家族所屬的卻是少數中的少數:什葉派中的阿拉維(Alawite)分支 。
當初法國在背後協助阿薩德家族代表的阿拉維教派取得政權,其一考量就是意圖製造敘國部的族群衝突,讓敘利亞無法全國團結推翻法國的殖民勢力。但這項後果也間接導致了目前敘國生,民眾不想再忍受由阿薩德家族及其少數親信在政治及經濟上壟斷敘利亞;而宗教上,IS則以其遜尼基本教義派的立場,在敘國戰中站在反什葉派阿薩德的立場上。

伊拉克的問題則是糾結於前總理Nouri al-Maliki加重的教派衝突。美軍自從03年入侵伊拉克,拉屬於遜尼派的海珊(Saddam Hussein)政權後,伊拉克的過渡政府便頓時陷入了權力真空所造成的派系角力。什葉派的al-Maliki2006年得到美國的支持,開始代表伊國的什葉政權成為伊拉克新任總理,試圖扭轉海珊時期以少數派遜尼派領政的現象。
但是8年下來,伊拉克政府的貪汙問題繼續惡化,清廉指數全球排名171(倒數第7),儘管受益石油業復甦,國家年經濟成長將近1成,民眾依然一貧如洗,28%家庭生活於貧窮線以下,公共建設百廢待舉。伊拉克人民的生活並沒有因為換個政府、換個教派主政呈現好轉的跡象。
雪上加霜的是,如同海珊在位時壓迫什葉派,歷史只是藉由不同的手轉動相同的齒輪。伊拉克部主要的三個族群:什葉(人口約略佔51%)、遜尼(42%)、庫德,並沒有如同美國所打的如意算盤──推翻海珊獨裁,讓伊拉克成為中東的民主燈塔──反而因al-Maliki上台後努力塑造強人形象,要大家相信他是唯一能捍衛什葉派執政優勢、打敗遜尼派武裝組織的領導人,少數的遜尼派及庫德人便開始遭受打壓。
由於不少遜尼派民眾在生活、就業上遭受二等公民待遇的感覺逐漸加深,他們曾於阿拉伯之春期間發動抗議,但Maliki政府卻放任安全部隊逮捕、拘禁甚至射殺上街發聲的民眾。此外,庫德人也不滿意Maliki,他們認為政府想插手庫德族在伊拉克北邊的庫德自治區事務,進一步限縮庫德人自由。
因此在高壓手段的壓制下,Maliki政府的舉動讓某些較為激進不滿的遜尼群眾轉而投入IS的基本教義派,加入反對伊拉克現行什葉派政府的行列。
IS到底是誰?他和蓋達有關係嗎?
在上列的簡敘後,我們大概可以了解到IS的可能組成分子,但是否存在一個渠道讓這些對敘利亞及伊拉克政府不滿的激進人士匯集一地,並策劃出一系列的恐怖行動呢?IS雖然崛起的較為晚近,但它其實是從一個大家並不陌生的激進團體分裂出來:2003年策畫美國911事件的蓋達組織Al-Qaeda)。
IS前身的全名是al-Qaeda in IraqAQI),由此名稱可見IS之前是蓋達在伊拉克的分支。但為什麼IS後來離蓋達呢?理由當然不只一個,像是IS接受蓋達的仲裁及調解、不服從蓋達總部及指揮官(al-Zawahiri)的指令、殺害其他穆斯林等。另外像是IS採取的手段過於殘暴,例如對平民的大規模屠殺、公然斬首反對分子並展示遺骸等,都讓蓋達再再指出IS是異端,也顯示出蓋達不認同IS的看法。
另一個蓋達欲與IS劃清界線的原因,是IS和蓋達所定義的敵人在根本上出現了區別。
相對於蓋達希望集中召集各地的穆斯林力量,對抗以歐美為首的西方勢力;IS則將自己的身分認定縮得更小(IS的組成基本上是遜尼派極端主義者),換言之,IS設定的敵對目標範圍更廣。
它對付的除了駐伊拉克的美軍,也包括了現今的伊拉克什葉派當局、一般的什葉派及基督徒平民,還有其他宗教的少數族群,例如之前新聞報導過的亞茲迪人Yazidis),這些群體基本上被IS視為異教徒。
因此他們在IS進駐後的選擇並不多,不是選擇改宗伊斯蘭,便是繳交屬於非穆斯林的宗教人頭Jizya),最糟的狀況是遭到無差別屠殺。這也是為什麼大部分的人們一聽到IS的逼近,只得別無選擇下家園、逃往邊界。
事實上,IS的人力來源不只來自中東當地的人民,一部分IS生力軍即來自海外,尤其是歐洲各國。他們放下在歐洲的家庭朋友,藉由直接或間接的管道入境敘利亞或伊拉克以便加入IS
生力軍的背景不一,有些是具備中東背景的移民第二、三代,但也有非中東也非穆斯林背景的一般人士,但共通點是他們所持有的歐洲護照讓這些人可以在接受IS的訓練後回國,這讓歐洲各國政府陷入自911以來新一波的恐攻危機
但為什麼這些年輕人要放下眼前的生活,回到一個相對陌生的環境,加入激進組織?
IS不同於一般恐怖組織帶給人落後,只有蠻力的印象,他們甚至還有媲美大企業精美製作的年度報告。
IS要的是什麼?哈里發國的終極擴張
在得知中東現今的國界是殖民歷史下的物後,便可延伸了解到目前IS在擴張勢力範圍時,其中一個主要目標便是希望抹去這段外來殖民的痕跡。
從地理位置分析,就是打破之前由西方畫下的伊拉克、敘利亞等國的國界。且IS的野心不僅限於目前的伊、敘兩國,他們也曾表示要打破目前約旦與黎巴嫩的國界,並進一步的「解放」巴勒斯坦。
從政治制度上解析,IS希望推翻目前的執政當局,改由建立在以IS觀點下所詮釋的伊斯蘭教法(Sharia)為統治基礎的哈里發國Caliphate)。
哈里發國的概念在鄂圖曼土耳其的時代被強化為一種鞏固當時蘇丹統治的合法性(legitimacy),但隨凱末爾在1924年成立土耳其共和國後被廢止。且哈里發國的統治者不再是民選出的總統,而以政教合一的哈里發(Caliph)擔任,這位領導人將被視為先知穆罕默德之後的政治接班人。
目前在IS的宣布下,此人即是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或稱Caliph Ibrahim。美國政府已因他在IS的領導事實及極具煽動性的言論,將其列為重金懸賞的通緝要犯。
除了建立哈里發國之外,IS的在籌募資金的方法相對於其他傳統的極端組織也更有規劃。除了靠某些富裕的海灣國家給予其資金、綁架外國人質以換取高額贖金之外,不少報導(Who finances ISIS?Cutting off ISIS' Cash FlowHow Does ISIS Fund Its Reign of Terror?)都指出石油交易才是IS主要能維持運作的資金來源。VOX在專題中曾披露出一張網路流傳的IS規劃圖,標示著伊拉克和敘利亞的油源位置。
縱使這張地圖的真實性仍待考證,但不可諱言的是IS的確靠著有計畫性占領具有石油輸油管等重要設施的城市,再透過中間的第三者進入石油交易市場,為IS奠定雄厚的財務基礎。
ISIS或是ISILal-ShamLevant是什麼?
在解釋完IS的組成及目的後,我們可以再從地圖上進一步的了解ISIS於興起後帶來的影響範圍跨及敘利亞及伊拉克兩國,甚至有更進一步往黎巴嫩等地前進的企圖。
IS剛竄起時,ISIS 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Sham)與另一種縮寫ISIL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the Levant)都曾大量出現在媒體報導中,帶給大家不少疑惑。到底名稱中的al-Sham是指哪?這和Levant又有什麼關係?兩個不同的名字分別又代表誰的觀點?
遠在西方勢力尚未進入中東前,阿拉伯世界習慣將地中海東岸的地區稱為al-Sham(或稱Bilād-al-Shām),一般來包括了現今的敘利亞、約旦、黎巴嫩、巴勒斯坦地區。而Al-Sham地區不管是在方言(Levantine Arabic)或是文化上都早已有了緊密的連結。至於Levant ,這個源於中古法語的字彙,代表歐洲人對「義大利以東的土地」代稱,原意為太陽升起之處、東方的意思。
雖然隨著歷史發展,Al-Sham或是Levant的所指位置或多或少都有更動,但Levant區域仍在歷史上擔任西歐與鄂圖曼帝國間的相當重要的經濟角色,是中世紀東西方貿易的傳統路線。阿拉伯商人通過陸路將印度洋的香料等貨物運到地中海地區,威尼斯和熱那亞的商人則從Levant將貨物運歐洲各地。因此在20世紀初期,列強在規劃殖民藍圖時,Levant的熱門程度可想而知。

目前ISal-Sham(或稱Levant)的範圍IS已經占據了目前伊敘兩國的數個城鎮為據點,繼續向外擴張。在伊拉克境IS的勢力範圍包括中部的Falluja、北部Mosul、西部Rutba與敘利亞交界的西北城鎮Qaim等等;另外在敘利亞境則是以北部的Raqqa為主要基地,鄰近與土耳其交界Kobani的邊緣城市,還有敘利亞第二大城Aleppo附近的城鎮也是IS擁有掌控權的區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