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6日 星期一

2014年英國中東學會(BRISMES)年度論文發表會觀摩與心得分享

包修平 (英國埃克塞特大學阿拉伯與伊斯蘭研究中心博士生)

前言
筆者有幸於2014616日到618日,參與為期三天「英國中東學會」(British Society for Middle Eastern Studies, BRISMES)的年度論文發表會。英國中東學會,是當前英國研究中東與伊斯蘭事務頗具規模的學術性團體,每年定期舉辦年會,2013年在愛爾蘭的都柏林,2014則在英國的Sussex大學。今年(2015)則是在LSE2014BRISMES研討會的主題是「全球視野的中東」(The Middle East in Global Perspective),主題內又分成不同子題,如北非研究、全球網絡與中東、中東政治經濟、中東地緣政治、全球視野下的中東革命與中東國際關係等。(見連結)
中東研究在台灣為冷門議題,相關學術研究仍為單一,僅偏重語言、歷史與國際政治層次。然而在西方學界,中東研究結合跨領域學科,已經發展相當成熟與獨立的研究模式。因此,筆者希望藉這次機會,將這三天的參與觀摩心得,與台灣有志從事中東研究者,或是對這領域有興趣的學子們分享。
以下分成三大部分。第一,介紹如何參與該研討會。第二,分享這三天的參與過程與心得。最後,則是與台灣研討會比較,有何異同之處,或是哪些地方值得台灣學界參考。
會場大門


一、如何參與?
研討會在201311月公告,12月底前要求上傳文章摘要(不超過250字)。在20142月初會公告錄取結果。 從3月起,BRISMES通知錄取結果,參與者記得要付參與費。會員價120英磅,非會員價則是要200英鎊。在英國的許多大型研討會中,參與者是要付費才能報告且價格不低。如果學校有補助參與校外研討會的機會,記得要去申請。這邊估計參與三天的研討會,包含車票與住宿,折合台幣要2萬多元。另參與者不限博士生,研究員或是教授也同樣能參與。

二、三天參與心得

會議持續三天,總共有八場Panels。每個Panel之下,又分成7個子題。每個子題約有45位報告人。也就是說,三天下來,共有57場,參與報告人數約220人左右。報告人不僅來自英國,還來自美國、歐陸甚至來自日本的研究機構。
除了參與者發表文章之外,BRISMES還邀請這個領域的大咖學者座談。例如Keynote演說主講者是Asef Bayat教授。他演講的題目是「後阿拉伯之春」(After the Arab Spring)Bayat教授過去在埃及教書17年,之後到荷蘭,現在則是在美國的Illinois大學任教。Bayat教授提出一個研究中東事務的新觀念,那就是研究看不到(invisible)或是沈默(silence)的事物。他舉例除了閱讀一般學術文獻資料之外,還要找當地的報紙與檔案,並聽當地的收音機與傾聽在地人的聲音,感受當地的氣氛。這種研究方式擺脫了傳統以國家為中心,或是以權力(power)為導向的中東研究。
接下來,筆者介紹其參與的Panels,以及個人發表的經驗。
第一天早上,筆者參與 Overlooked Facets of Revolution這場Panel。該主題是埃及的革命。來自Durham大學的Jeroen Gunning老師,以「我是埃及人,我如何克服恐懼」(I used to be afraid, now I am an Egyptian)為題目,介紹2011年埃及革命時,埃及人民如何在明知會被政府鎮壓的情況下,依舊不顧一切走上街頭,克服恐懼心理。
下午,筆者指導教授Ilan PappeBritian, Zionism and Palestine這場Panel中,報告20世紀初的英國社會,已經有反對英國政府與Zionisim合作的社會人士。Pappe教授指出,當時英國政府的外交政策偏袒Zionism,背後是有三股力量支撐:Christian Zionism, 伊斯蘭恐懼症以及英國帝國主義的利益。其中,當時 Christian Zionism在英國社會的影響力大,左右英國政府對巴勒斯坦的政策。
筆者的文章發表是在第二天早上。原本該場有五位發表人,但有兩位沒有出席。其他兩位發表人,一位是在加拿大教書的教授,另外一位則是在哈佛大學從事博士後研究。筆者發表的主題是 ‘Hamas’ political transformation and its resistance discourse (2003-2006)’ 值得一提的是,該Panel的評論人是Sussex大學歷史系的猶太教授;另外參與該Panel的觀眾似乎多數是猶太人背景,其中幾位也對我提一些問題,好在15分鐘的發表與之後的回答一切順利。
開幕式
會場書攤

三、 與台灣研討會的比較
BRISMES是我在英國三年首次參與的大型會議,見識到英國有關中東與伊斯蘭事務的大型研討會是如何運作。我發現與過去在台灣參與研討會的經驗有兩點主要不同之處。第一,英國研討會的工作人員不如台灣工作人員專業。即使是大型與國際性的會議,英國工作人員沒有穿著全套的黑色西裝或是禮服,也沒有看到他們對大咖教授們畢恭畢敬。其次,行政效率也不如台灣,如預計早上八點半報到,結果報到處沒有幾個工作人員。到了研討會教室之後,還找不到工作人員協助操作電腦。感覺英國研討會的行政效率有點鬆散與隨性。第二,這邊的大咖教授感覺不到他們大咖的光環。他們與一般研究生一樣,默默出席或參與討論。討論的時候沒有分誰的頭銜多或是用大咖的身份壓那些無名的研究者。甚至我還聽到一位博士後研究者公開批評我指導教授的報告方式。
BRISMES會議讓我見識到當前中東與伊斯蘭研究的趨勢,那就是分工專業與小題大作。此外,多數研究者皆有到當地從事田野調查與訪問的經驗,其研究發現與成果與一般媒體所描繪的中東社會形象有許多差異之處。來自東亞地區的我們,雖然不足以與那些專業人士達到同等研究水平,或者僅是勉強趕上,但藉由觀摩與參與發表,有助於提升個人對西方學界最新研究途徑與其成果的理解。
會議的參與者主要來自西方與中東地區。三天研討會下來,僅分別遇到來自中國與日本的兩位博士生。雖國籍不同,但看到來自東亞來的學生還是比較親切,畢竟這三年在Exeter僅僅遇過一位來自韓國的博士生。後來大致知道,中國已經有計畫派遣菁英學生公費到美國、歐洲與中東國家的一流大學進修。或許是中國崛起的關係,現在連英國一流大學中東研究的教授們也與中國學界有密切接觸與交流。儘管如此,來自台灣的我們也不用妄自菲薄。目前在英國從事中東與伊斯蘭研究的東亞(中、日、韓、台)學生中,應該還是來自台灣的學生居多(七位)。雖然目前台灣的中東研究仍與這三個國家有差距在,但往好處想,這是一個好的開始,而且這是這二三十年來,首次有那麼多台灣學生在英國從事這門領域。此外,在美國與約旦,也有幾位從事阿拉伯語言與文學博士研究的台灣學子。相信未來五年內,台灣學子陸續拿到學位之後,或許可以為台灣中東研究帶來不一樣的視野與突破。
Sussex學生宿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