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0日 星期二

敘利亞的人與事,怎能使人不掉淚?(1)

張景安 (愛丁堡大學伊斯蘭與中東研究所博士生)

歷經了近四年的戰,敘利亞多少家庭因戰爭而破碎多少無辜性命因此而不明不白的離去?人們每天看著屍體在眼前搬運,看著自己的家人、朋友因戰而傷,因戰而亡,誰能不學著堅強?
一位20的年輕人告訴我:我之前住在大馬士革的郊區,戰爭前一切都很平和。當戰爭一爆發,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看到人們身負重傷,血流如注,我們都不知該如何是好。一開始屍體倒臥路中,我們無所適從,誰也不敢去碰,但幾個月後我們便習慣了。我們開始幫忙扛屍體,並將他們埋葬。這是一位20的年輕人告訴我的話,當時他只有17

另一位27的年輕人,他之前從事水電業,戰爭爆發時他既不想加入反抗軍,也不想投入政府軍,於是決定要逃亡到黎巴嫩。但在邊境時被敘利亞官員擋下,並以恐怖份子的名義逮捕他。他:他們關了我兩個月,用菸頭燙我、用棍子打我,一直要我承認我是恐怖分子,但我就不是恐怖分子,我要如何承認?之後他被放出來,也逃來了土耳其。
在一間餐廳,一位17的阿勒坡青年跟我:我想要讀書,我喜歡讀書,我將來要念博士。但現在,因為戰爭我得離開我的家人,我得在土耳其工作並把薪水寄回家中,因為敘利亞裡面現在什麼都沒有,現在我得一個人來這邊工作以支持家計。他的臉上露出的不像是17少年應有的成熟,而是一股歷經戰亂後而有的滄桑;
另一位幼稚園老師告訴我,她們班上有位小女孩,現在一聽到古蘭經便會嚎啕大哭,她們一開始不知道為什麼小女孩會如此,之後才發現,原來是因為他們之前在敘利亞時,只要一有空襲,其母親便會將小孩抱至懷中視圖安撫其不安,並在其耳邊低聲念著古蘭經。現在每當小女孩一聽到古蘭經,便以為又有空襲。
一位三十出頭的朋友告訴我,他們至土耳其已兩年多,現在小孩子已快五,之前在敘境無論如何都不讓他三的兒子接觸電視,或是在他面前談論戰爭的事情。某天在土耳其,他問他的小孩:你想不想回敘利亞?他的小孩回:不想。他問:為什麼你不想?小孩:因為他們在殺人。即便是三小孩都因戰而留下心靈的陰影。
一位意圖赴戰的年輕人跟我對話了兩個小時,過程中我不知該什麼,只能免強的開了玩笑:不管如何,請不要掛掉。而他的回答,讓我險些落淚:我跟你講話時,看起來是活著的,但其實我心早就死了;我離開家,家人也分散在不同地方,以前我們全家住在同一棟大樓裡,每個人都有受教育,現在,我心早就死了。對方的年紀與我相仿,這使我的感觸更深,我不知道該回答什麼,只能回願真主相助。

敘利亞朋友,你們每個都是我所敬佩的,也希望你們都安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