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5日 星期日

從敘利亞內戰看中華民國外交突破的契機 (發表於2014.9.21 獨立評論)

張景安(愛丁堡大學伊斯蘭與中東研究所博士生)

今年一月聯合國在大馬士革al-Yarmouk的援助照片
我國長期以來無論是在政界或學界的關注範疇無不以美國、中國和臺灣三者間的角力為首,舉凡美中臺間的政治、經濟、社會等研究,似乎已成為政府或國人所關心的主要對象。然而,近幾年似乎泥淖於一個死胡同而無法舉足而進,受制而無施力點。此題目乍看之下似乎有些聳動且不切實際,但筆者欲提出的觀點,是有別於我國外交政策長期傳統—美中臺三角關係—之外的一個策略,期許我國能在以有限資源的運用下跳此框架的束縛,藉以提升我國在國際舞台上的能見度及影響力。
敘利亞,一個距離臺灣遙遠的國度正發生著前所未有、慘無人道的戰,九百萬難民流離、二十萬人民不幸亡於炮火的摧殘。 國際間媒體無不爭相播報此事件,西方大國亦日以繼夜討論對此事件的可行性方案,無論是軍事援助或人道救援。這個事件的發生看似與臺灣一點也不相關,但若換個角度來思考,其實是我國政府展現我軟實力的大好時候。難民援助、難民獎學金、難民收容、及敘利亞部基礎建設的重建為筆者所觀察到不外乎是我國政府可以有施力點的做為,因為這些都是屬於低階政治但卻能博得國際能見度及讚賞度的舉措。

第一, 敘利亞難民流亡於其周遭鄰國土耳其、約旦、黎巴嫩的人數不勝其數,而這些國家亦都向國際間請求經濟援助,以幫助其境敘利亞難民的生計問題,舉凡教育、醫療、糧食等等。若在此時我國可以藉此機會提供此些接受難民的國家以人道援助的名義給予物質資源上的補助,不儘可以藉此救助難民,也可進一步與在地國官方機構建立網絡。2003年伊拉克戰爭爆發時,臺灣便曾幫一位伊拉克的兒童裝設義肢。 
第二, 敘利亞難民中,不乏許多資質優異的學生,因為戰亂而被迫終止學習。我國政府可藉此機會提供敘利亞難民獎學金,給予二十到三十名不等的名額,接受這些流亡學生來臺就學。此舉不只可以培養我國日後對敘利亞方面的人脈關係建立,亦可使臺灣人有機會對陌生的中東文化有進一步的瞭解與認識。生活於存亡危急之秋的人民,若在此時臺灣能給予其再次復學的機會,對我國將來只會是加分的作用。
第三, 接受敘利亞難民。目前全歐洲國家提供予敘利亞難民的收容名額僅三萬人,若臺灣可以提供二十至三十名名額給予敘利亞難民,收留其到臺灣,此舉不僅僅是一個主權自主性的展現,也向世界宣示了中華民國對於人道議題的關注是不落人後的。這也不正自明的宣布了我國的獨立性,且亦不涉及所謂的敏感兩岸議題,在人命關天之際,相信若有不合法理且不義的國家欲撻伐臺灣,也會不容國際社會所容忍。
第四, 在世界上已有許多非政府國際組織或國際組織在進行敘利亞部自由區(反抗軍佔領的區域)的人道援助計畫,我國亦可毛遂自薦前往參與。我國的醫療技術及建設技術皆具備一定的水準,對於人道援助也有不少經驗,一定可以在實質上提供許多幫助。若能深入當地的區域進行重建,不儘可以對當地有所瞭解,也是個非常好的機會與其他來自世界各國的團隊並肩合作,提升我們的能見度。

在國際上,雖然承認中華民國的國家不算多數,但我國的經濟實力已歸屬於已開發國家和開發中國家的行列之。在此同時,我們不斷遭對岸處處的封殺打壓,傳統的外交關係策略目前看不出有明顯做為能使我國重登國際舞台。以上的想法雖看似天馬行空,但若政府能謹慎思考並計畫其細節容,相信不只能提供敘利亞難民的實質幫助,亦會是提供我國在此僵固的美中台外交桎梏的框架下有一嶄新的思考方向;但時機短暫,今天不做,明天僅能向隅自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