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8日 星期一

解析哈馬斯「摧毀以色列」的論述 (原文於2014.8.11發表在Taiwan EU Watch)

作者:包修平 (英國University of Exeter,阿拉伯與伊斯蘭研究中心博士生)


以色列對加薩的懲罰行動,至今滿一個月,造成將近兩千位巴勒斯坦人死亡、近萬人受傷,數十萬人無家可歸。許多學校、醫院、社會福利中心、公共設施以及聯合國附屬機構皆成為以色列砲彈的轟炸目標。
這場懲罰行動,透過真正專家學者的分析,以及有良知的記者報導之下,揭穿許多以色列宣傳的假象。另外,在世界各地(包含台灣),全球公民串聯,譴責以色列對加薩無差別屠殺的戰爭罪行,並支持BDS(杯葛、撤資與制裁)運動抵制以色列。
即使如此,少數有權有勢的宗教信徒、西方政治精英,或是自願無條件跟隨西方精英,以擠進社會頂尖的人士們,對於以色列所犯下的戰爭罪行視而不見,依舊與以色列站在同一陣線,捍衛其官方論述核心﷽﷽﷽﷽﷽﷽﷽﷽﷽﷽。在這些論述之中,哈馬斯要「摧毀以色列」的這項論述,則成為以色列採取「自衛」手段的必要之惡。

解析「摧毀以色列」的論述
就算將哈馬斯當作恐怖份子,至少也要讓這些恐怖份子有說話或是辯駁的機會。過去這一年,筆者閱讀與分析這12(2002-2013)中有關哈馬斯訪問的原始資料(約260份)。在這些訪問資料中,幾乎沒看到「摧毀以色列」的這種說法。反觀,「解放巴勒斯坦」(liberation of Palestine)時常在這些訪談文獻中出現。「摧毀以色列」與「解放巴勒斯坦」看似同個概念,但意義卻完全不同。「摧毀以色列」帶有負面與仇恨的意念,而「解放巴勒斯坦」是種收復故土的希望與期盼。
以色列的建國,與其種族清洗(The Ethnic cleansing)巴勒斯坦人的計劃密不可分。1948年以色列透過戰爭方式,摧毀500多座巴勒斯坦人的村落,造成80%的巴勒斯坦人(75)被迫離開家園,成為難民。至於剩下20%的巴勒斯坦人(15),則在境內流離失所,成為以色列國內次等公民,無法享有與當地猶太移民者的對等權利。

這個種族清洗計劃,並非是憑空捏造或是政客與「中東專家」所宣稱的一種反閃族宣言。若是要了解這段歷史,請參閱以色列歷史學者Ilan Pappe的著作  The Ethnic cleansing of Palestine (Oxford: Oneworld, 2006) 或是其學術文章 ‘The 1948 Ethnic cleansing of Palestine,’ Journal of Palestine Studies Vol. XXXVI, No.1 (Autumn 2006), pp. 6-20.
1948年對巴勒斯坦人是大災難(Nakba)的一年,整個巴勒斯坦的社會從此翻轉,多數巴勒斯坦人失去家園。至今數以百萬的巴勒斯坦人仍是難民身份,受到以色列的阻礙無法回到家園。而哈馬斯「解放巴勒斯坦」的論述,則必須與1948年的時空背景結合。若是忽略1948年這段歷史,則難以理解哈馬斯「解放巴勒斯坦」的論述。
「解放巴勒斯坦」的意涵
這種「解放巴勒斯坦」的構想,並非哈馬斯獨創。在1993年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與以色列簽署和平協議之前,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內,「解放巴勒斯坦」也是PLO主要政治訴求,也可以說是普遍巴勒斯坦人的心聲。
哈馬斯從2002年起,根據這個「解放巴勒斯坦」的原則,逐漸提出一套全方面的抵抗方案(Resistance Project)。但哈馬斯很清楚,根據當前國際與區域結構,是不可能「解放巴勒斯坦」。因此這種解放論述,可以當作一種哈馬斯的政治願景。解放巴勒斯坦,不是說巴勒斯坦人要帶者仇恨,屠殺以色列人,或是將以色列人丟到海中。解放對於哈馬斯或是許多巴勒斯坦人而言,是一種期盼;希望他們有一天可以重返家園;這些佔領者不要再霸佔他們的土地,恭請這些佔領者回到他們的老家。
除此之外,哈馬斯願意暫時擱置「解放巴勒斯坦」的理念。這十多年來,哈馬斯不斷拋出10年休戰(hudna)協議,在不承認以色列的基礎下,願意與以色列和平共處。只要以色列能確實遵守國際法規範,歸還耶路撒冷、解除對加薩的封鎖,並撤除在西岸的所有屯墾區、隔離牆與其他軍事設施,讓巴勒斯坦人在加薩與西岸擁有一個完整的家園,屆時,哈馬斯保證不會攻擊以色列。
哈馬斯領導人曾說過,殺人不是他們的目標,他們的訴求是終止以色列佔領。而武裝抵抗只是哈馬斯在目前沒有其他選擇的條件之下,所採取的必要行動。而且這個武裝抵抗,對於巴人來說是一種防禦與求生存的機制。在這一個月以色列屠殺巴人的過程之中,武裝抵抗已經成為巴人全民共識。

另外站在全球公民的立場,我們也可以為以巴和平儘一份心力。當今全球公民社會發起非暴力抗爭運動,呼籲抵制以色列的商品,並聯署要求西方政府停止對以色列政府的軍事援助。若這種全球公民運動,成功地迫使以色列讓步,還給巴勒斯坦人最基本的權利,屆時,哈馬斯不會堅持武裝抵抗的必要性。因哈馬斯的出現與以色列的佔領息息相關,若是以色列願意結束佔領,真心與巴勒斯坦人和解,讓巴人難民重返家園,到時哈馬斯則沒有存在的必要,或是學習週邊國家的伊斯蘭運動,重返社會服務的本業。
https://www.facebook.com/321847293815/photos/a.331765778815.152251.321847293815/10152708073148816/?type=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