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2日 星期三

以色列前總理夏隆:以巴和平的先驅者? (發表於2014.1.18天下獨立評論)

包修平 (英國埃克塞特大學阿拉伯與伊斯蘭研究中心博士生)
近來,以色列前總理夏隆的過世成為世界矚目焦點。巴勒斯坦人對於夏隆之死表示欣慰,藉由發糖果表達「慶祝」之意。另一方面,西方大國領導人則是紛紛稱讚夏隆的英雄風範。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更讚譽夏隆於20058月撤離加薩的政策,是一件「痛苦與歷史性的決定」。台灣媒體也順應這個趨勢,將夏隆描述成大時代的英雄,在人生晚期不顧黨保守勢力的反對,撤離加薩,有助於以巴的和解。夏隆的過世宛如世界頓時痛失一位偉人。以巴兩方仍無法和解則歸咎於今日以色列政客的狹隘心態與巴勒斯坦武裝團體搗亂的結果。
不可否認夏隆在以色列國是一位偉大的民族英雄,巴勒斯坦人因夏隆過去的鐵血政策而對他恨之入骨。不過大國政治人物或是媒體,將夏隆過去的單邊撤離加薩行動,視為以巴和解的開端。筆者認為這種論述形式是可以受到檢驗。
20058月以色列的單邊撤離行動必須從巴勒斯坦人第二次抗暴運動(The Second Intifada or Al-Aqsa Intifada)背景理解。20009月,因夏隆刻意造訪伊斯蘭的第三聖地Haram ash-Sharif (以色列所稱的聖殿山),隨後引爆將近五年之久的以巴流血衝突。哈佛大學猶太裔的學者Sara Roy表示,這場抗暴行動是巴人對過去7年來(1993-2000)的社會、政治與經濟不滿所致,而非是巴勒斯坦領導人暗中策劃的結果。[1]

近五年來(2000.9-2005.3)的衝突,在2000-2002年期間是最為慘烈的時期。夏隆在20013月上台之後,對巴勒斯坦採取毫不寬容的鎮壓政策。除了摧毀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運作與相關官方設施之外,2002年的杰寧大屠殺(Jenin massacre)更讓巴人仇視夏隆領導的政府。以色列對巴人的集體懲罰、封鎖政策與多次軍事行動,導致巴人行動的極端化,其中最著名的是巴人的「殉道活動」(The martyrdom operation),也就是媒體所稱的自殺炸彈活動。近五年下來,以巴之間的衝突分別造成以色列958人死亡,巴勒斯坦人3,255人死亡。[2]
這段期間以色列對巴勒斯坦領導人失去信賴,認為他們不是得合作的夥伴,因為巴人領導無法鎮壓巴人武裝團體對以色列的攻擊。因此在這背景之下, 加薩的單邊撤離計劃逐漸成為以色列考慮的選項。
加薩單邊撤離的構想最早於200312月的一場以色列會議中提出。夏隆強調撤離行動是保障以色列的安全。該項計劃於20046月經由以色列閣通過,預計在20058月執行。該撤離計劃看似有助於緩和以巴之間的衝突,不過該計劃其實是一種衝突管理的機制。這一個論點可以從夏隆的資深顧問Dov Weissglass的受訪中證明。他接受以色列媒體(Haaretz)訪問中表示,加薩撤離計劃目的是凍結以巴之間的和平進程,以確保西岸猶太屯墾區的完整,並盡可能地阻止巴人在此地建國。這樣以色列可以不用與巴人討論難民回歸、邊界與耶路撒冷等議題。[3]
由此可知,該項撤離計劃並非是西方政客與媒體所的和平倡議。同時也違背美國所推動的兩國方案共存原則。
當前在西方社會與學術界已經有另外一種聲音,這在台灣社會鮮為人知。那就是當前巴勒斯坦與以色列是被殖民者與殖民者的關係,而非對等的夥伴關係。雖然巴勒斯坦有自己的自治政府,也進入了聯合國,但在政治、經濟與安全議題上,仍需要看美國與以色列的眼色行事。巴人今日的生活,被許多西方學術研究者比為南非種族隔離時代的班圖斯坦(Bantustan)。巴人生活在沒有尊嚴與失去自由的環境中,他們的領導人仍沒有能力爭取巴人失去的權利,如難民回歸權、東耶路撒冷歸屬權、拆除違背國際法的隔離牆、解除加薩封鎖、移除西岸的非法猶太屯墾區、阻止以色列軍人非法逮捕巴人與孩童等基本人權。若夏隆因為撤離加薩的政策,是有助於以巴的和解,這對於至今仍無法獲得基本權利的巴人而言,乃是極大的諷刺。
【參考資料】 
[1]  Palestinian Society and Economy: The Continued Denial of possibility,’ Journal of Palestine Studies Vol. 30, No.4 (Summer 2001)
[2] Fatah and politics of violence: The institutionalization of a popular struggle (Brighton: Sussex Academic press, 2005), p.139.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