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3日 星期六

西方不敢入侵敘利亞的三層原因(發表於2013.11.17 天下獨立評論)


張景安 (愛丁堡大學國際關係研究所碩士生)

(Source: http://mikesright.wordpress.com/2013/08/29/syria-the-proxy-er-civil-war-for-all-interested-parties/proxy-war-on-syria/)


利比亞戰於20112月爆發,在戰爆發後的一個月,西方國家積極介入利比亞戰事宜,不到一個月聯合國便在利比亞境設立禁航區,並提供武器援助反抗軍;於同年十月間,反抗軍在西方國家的武力支援下擊倒統治多年的獨裁者格達費。若沒有西方的支援,格達費似乎不會於半年多之間便被拉下臺。

反觀敘利亞衝突爆發只較利比亞晚四個月,巴夏爾 阿薩德對人民的殺戮不遜於格達費,至今已超過十萬人民死傷,百萬難民逃亡於鄰近國家,無家可歸,而西方國家口頭上的威嚇,似乎並不能降低敘利亞政權對其人民的殘酷鎮壓。

美國總統歐巴馬於20128月間曾表示,美國對敘利亞戰的紅線是化學武器被使用,但2013年八月底便有證據顯示出敘利亞部有化學武器的使用事實,而美國對其原本設定的紅線被跨越,所做出的回應似乎有違其原本主張。本文試圖從政治、經濟及社會三個層面來論述,為何西方國家不願意也不敢明目張膽的介入敘利亞的戰衝突。

首先,就政治層面來,敘利亞政權得到特定強國的支持、聯合國部針對入侵敘利亞的投票案遭俄羅斯和中國大陸的否決,導致西方國家不敢輕易入侵。俄羅斯、伊朗及真主黨對敘利亞政權的援助,不論是在軍事上或經濟上對此次戰皆扮演重要的角色。敘利亞是阿拉伯國家中唯一親俄羅斯的阿拉伯政權,這是自冷戰時期所遺留下來的合作關係,加上俄羅斯也需要敘利亞的塔爾圖思(Tartus)港的戰略優勢以對抗美國於歐洲所佈署的防禦飛彈;而伊朗和敘利亞的結盟,自1970年代末期雙方便已漸形成聯盟,加上伊朗需要敘利亞幫助其對真主黨在黎巴嫩的活動,此三者的同盟一直被西方視為是反抗西方的邪惡勢力,強而有力的同盟也延續至今。

在此次的戰中,俄羅斯反對西方入侵,伊朗警告若西方國家入侵敘利亞便將對以色列採取報復行動,而真主黨更直接幫助敘利亞政權鎮壓反抗軍;在聯合國部對敘利亞的入侵與否亦展開了投票。俄羅斯因其本身利益的考量投下反對票,而中國大陸不改以往作風也投下反對票,這使得欲入侵敘利亞的國家在法理上站不住,無法在國際法規範的框架尋求正當性以介入敘利亞的戰衝突。若西方國家強勢入侵敘利亞必將擴大區域間的衝突,甚至延伸到國際層面的緊張對峙。

再者,從經濟層面來看,缺乏天然資源的誘因、入侵後的重建費用及歐洲的經濟問題,降低了西方國家入侵敘利亞的信心。據2010BP的統據數據來看,敘利亞本身石油或天然氣的存量,分別僅占全世界0.2%0.1%,相較於利比亞的3.4%0.8%更是微不足道,入侵敘利亞的成本對西方來過於沉重,即便西方國家耗費大筆軍費入侵亦不能得到在天然資源方面的利益;此外,美國之前對阿富汗及伊拉克的入侵,至今每年仍需給付八十到一百億美元予阿富汗,學者估計美軍在伊拉克及阿富汗的戰爭上共需花費三到四兆美元。伊拉克及阿富汗的龐大軍費開銷、戰後的重建責任及美國人民的反戰聲浪,使得美國此次對於敘利亞入侵與否生了一定程度的牽制;歐洲本身的經濟問題也使得英、法、德三國不得不慎思是否出兵敘利亞的選擇,因為歐洲的經濟問題以歷時數年,在自顧不暇之餘歐盟國家也不願意再另闢戰場,增加本身國家的開銷。

最後,社會層面的因素亦降低其他國家對敘利亞入侵的興趣,反抗勢力的分散、敘利亞地理形勢的屏障及阿薩德家族對敘利亞政的高度掌控,使得西方國家若要入侵敘利亞似乎有更多需考量的因素存在。

敘利亞反抗軍雖於2011年分別成立敘利亞自由軍(FSR, Free Syrian Army)及敘利亞全國委員會(SNC, Syrian National Council)欲與敘利亞政權抗衡,但不僅部多有紛擾不合,後來又有部分激進伊斯蘭團體介入反抗巴夏爾的戰爭。反抗軍雖都反對巴夏爾,但各自持有不同的政治議程或計畫,甚有互相攻訐的情況出現,且所謂的激進團體亦存在於此行列,使得西方國家不知該援助哪一支派系,也擔心戰爭結束後會使激進團體茁壯,對於未來誰來取代巴夏爾政權也摸不著頭緒;加上敘利亞地理形勢不利外軍入侵,因為敘利亞人口集中的中心多依靠山地或丘陵地,這也使得西方若要做軍事入侵不得不顧慮到政府軍得以依靠地形之便而形成易守難攻的情形;此外,阿薩德家族自1970年便統治敘利亞至今,哈菲茲Ÿ阿薩德於1990年代便已對敘利亞的政治、軍事制度進行調整,加上人事上的調動以利其子巴夏爾於2000年順利繼位。舉例來,在哈菲茲死後,敘利亞國會更將總統參選人年齡限制由四十調整至三十四以符合巴夏爾當時的年紀。阿薩德家族對整個敘利亞的強力控制可概括所有面向,這使得外來勢力有所忌憚,因為戰已爆發兩年多,敘利亞境仍有許多支持阿薩德家族的死忠派。

綜觀而論,敘利亞的入侵問題非常棘手。在政治上特定強國對敘國政權的強力支持造成西方國家的威脅,而國際法上又無從尋得入侵的正當性;在經濟上無天然資源之利可圖,及伊拉克和阿富汗大筆重建費用的前車之鑑,且歐洲經濟問題一直困擾著歐盟國家;在社會方面反抗軍的不一致性使西方國家無從扶植可信任的未來政權,而敘利亞的天然屏障若西方強力派兵入侵可能造成更多無辜死傷,更重要的是敘國政權對其政的高度掌控性,在在都使得西方國家不知該從何處著手入侵事宜。戰爭之下最不幸的便是那些手無寸鐵的尋常百姓,但大國間對於人權及人道救援的高尚道德標準,似乎還是遜於各國部本身的利益權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