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大屠殺政治學 (發表於2013.8.26 洞見國際事務評論網)


包修平 (英國埃克塞特大學阿拉伯與伊斯蘭研究中心博士生


814日清晨,埃及軍方在拉比亞清真寺廣場(Rabaa al-Adawiya)執行「清場」任務,其結果造成5百多名示威者死亡,超過3千人受傷。這只是官方公佈的統計數據。穆斯林兄弟會表示,埃及軍方「大屠殺」造成26百人死亡,超過1萬人受傷。無論死亡人數是5百人還是26百人,814日的死傷絕對是埃及現代史上最慘痛的一天。
埃及軍方不認為這是場大屠殺,而是為了恢復秩序的必要之惡,因為認定穆斯林兄弟會在幕後煽動暴力,攻擊教堂與襲擊軍警,是國家首要敵人。埃及多數「自由派」人士也是持相同觀點,認為軍方來自於人民的托付,恢復社會秩序。
穆斯林兄弟會則譴責埃及軍方才是這場大屠殺的罪魁禍首。兄弟會號召群眾走向街頭,終結這個政變政府。至於西方媒體,多半批判埃及軍方的血腥鎮壓,以及憂心埃及未來將走向失控局面。
行為者因其身份關係,對大屠殺賦予不同詮釋權。暫且不論這些詮釋權,814日的慘劇,將是影響埃及未來何去何從的重要事件。

2012525日敘利亞的胡拉(Houla)大屠殺一般,108人死亡,其中包含49位小孩與34名女性。誰是幕後兇手仍眾說紛紜。不過該大屠殺卻是導致敘利亞從單純示威活動走向全面內戰的分水嶺。
這次埃及大屠殺事件,埃及會不會與敘利亞一樣爆發全面內戰,目前也難以預測,除非兄弟會改採暴力路線,或是埃及軍人倒戈。但與敘利亞不同的是,國際輿論幾乎一面倒的譴責埃及軍方殘暴。僅有少數的媒體,如「阿拉比亞」(Al-Arabiya)以及沙烏地阿拉伯王室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堅決捍衛埃及軍方「保護家園」立場,聲稱這是一場反恐戰役。
大屠殺事件成為國際政治角力下的犧牲品。如20125月的敘利亞大屠殺,敘國政府指控這是反對派所為,目的是要讓國家陷入分裂。反對派則說,敘國政府殺紅了眼,已經失去了人性。在國際政治舞台上,俄羅斯也與美國在敘國議題上爭論不休,相互指控對方不要介入敘國事務。
另一方面,埃及大屠殺也成為國際政治操弄工具。沙烏地阿拉伯支持埃及軍方抵抗「恐怖份子」行動,一方面壓制國內同情穆斯林兄弟會的聲音;土耳其政府則嚴厲譴責埃及軍方的殘暴行徑,呼籲聯合國介入調查。美國當局則是批判埃及軍方,但卻沒有如六四天安門事件時,持相同嚴厲標準檢驗當今埃及當局。
這幾天,敘利亞大馬士革郊區也出現大屠殺事件。敘利亞反對派指控阿薩德政權使用化學武器,造成一千多名民眾死亡,其中包含許多小孩。阿薩德政府指控反對派捏造事實,嫁禍於政府。有趣的是,沙烏地在敘利亞大屠殺的立場完全異於對埃及大屠殺的態度。沙烏地譴責敘利亞的「大屠殺」,呼籲國際社會介入調查;然而在不久前卻稱讚埃及軍方鎮壓「恐怖份子」的行動。
無論是敘利亞還是埃及的大屠殺都好,這些受難者家屬的傷痛,以及穆斯林民間社群與其他公民社會的悲痛情緒,似乎已被國家間的政治角力、口水謾罵以及媒體的渲染所掩蓋。單純的大屠殺事件,成為國際舞台上各自表述的操弄議題,歡迎來到大屠殺政治學!

1. Al-Jazeera, ‘Egypt’s Brotherhood holds Day of Rage rallies,’ <http://www.aljazeera.com/news/middleeast/2013/08/201381610254594664.html> (16 August 2013).
2. Wikipedia, ‘List of massacres in Egypt,’ <http://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massacres_in_Egypt>Al-Jazeera, ‘Egypt’s Brotherhood holds Day of Rage rallies,’ <http://www.aljazeera.com/news/middleeast/2013/08/201381610254594664.html> (16 August 2013).
3. Al-Jazeera, ‘UN condemns Syria over Houla massacre,’ <http://www.aljazeera.com/news/middleeast/2012/05/2012527213720286129.html> (28 May 2012).
4. Video from the Muslim Brotherhood’s ‘Day of Anger’, <http://www.vice.com/en_uk/read/video-from-egypts-day-of-anger>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