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一個民族 兩個論述:埃及大屠殺之後的觀察 (發表於2013.8.26 天下獨立評論)


包修平 (英國埃克塞特大學阿拉伯與伊斯蘭研究中心博士生


1948年之後,巴勒斯坦這塊土地上,出現兩個民族,兩個論述。以色列聲稱巴勒斯坦是上帝應允之地,有權回歸家園。巴勒斯坦人則說以色列人是殖民者,竊取他們的土地,驅逐他們的人民,因此也有權回歸重建家園。 
兩個民族兩個論述的現象可以理解。因為兩個民族沒有共同的歷史記憶。然而在2013年的今日,同一個民族的埃及,竟出現兩個截然不同的論述。這在814日的大屠殺之後更為明顯。現在埃及成為一個分裂與難以和解的國度。支持軍方鎮壓的民眾與自由派人士表示,穆斯林兄弟會攻擊軍警、教堂與基督徒,並聯合蓋達等恐怖組織,製造社會動盪。另一方面,反軍事政變的示威者與穆斯林兄弟會表示,軍方破壞民主機制,囚禁民選總統,關閉不聽從軍方的電台,並血腥殺戮和平示威人士。 
現在埃及軍方竟有兩種截然不同評價。一方相信軍方是民主的守護者,而另一方則認為軍方是破壞民主的元凶。 
同一個事件,怎麼會有兩種截然不同的論述? 

那麼西方媒體又是怎麼說的。英國衛報815日頭版以「埃及血腥鎮壓」(Egypts bloody crackdown)為標題。另一家報社獨立報則是以「埃及羞恥的一天」(Egypts Day of Shame)作為標題。 
英國資深中東特派員Robert Fisk認為「這不是西方政客所描述的穆斯林兄弟會與軍方的鬥爭。今日暴力造成埃及社會的分裂:左派與世俗主義者、基督徒與穆斯林、民眾與警察以及兄弟會與軍方的對立,這必須要花許多年才能平復。」 
許多長期觀察埃及政治的學者與專家,也不看好未來埃及前景,認為埃及已經進入衝突與兩極對立的時代。 
現在埃及局勢過於混亂,許多消息來源相互衝突,難以辨識真偽。例如自由派指出穆斯林兄弟會的支持者燒毀教堂。而網路上卻也出現兄弟會的支持者,手牽者手守護教堂不受暴民攻擊的照片。另外還有一種說法,攻擊教堂的其實是埃及安全部隊,刻意製造宗教對立。 
這種一個民族及兩個論述的模式,未來將持續上演。紐約時報的一篇社論「馬克思給穆斯林兄弟上了一課」(Marxs Lesson for the Muslim Brothers)文中提到現在的埃及局勢,類似1848年法國革命。穆斯林兄弟會比喻成當時的社會主義者、而埃及的自由派則重蹈法國自由派的錯誤,因恐懼及害怕現狀改變,於是與保守勢力(軍方)結合,排除兄弟會勢力,恢復專制統治。 
一個民族兩個論述造成埃及社會的對立,但這不代表埃及將從此陷入永無止盡的動盪。民主轉型並非一蹴可及,外人也沒必要使用嘲諷與輕視的語氣,「指導」埃及人民該如何做。穆斯林兄弟會到底是不是恐怖組織,歷史會給個交代。而今日埃及自由派人士,是否可以學到1848年法國革命的教訓,拒絕與血腥鎮壓的軍方站在同一陣線,將會是決定未來埃及和解的一大關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