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伊朗與美國對話的疑問(發表於2013.8.18 天下獨立評論)


陳立樵 (英國皇家哈洛威大學博士生)


6月中伊朗總統選舉羅哈尼勝出後,他有可能走溫和路線、與西方友好,看似為伊朗或是西方國家帶來了發展與希望。輿論也開始注意,美國是否與伊朗對談、進而走向友好關係。
不過,伊朗與美國的立場相異、國際地位高低甚大,若要對談、友好,基本立場何在?兩方立場不同,要談什麼?要伊朗停止核子計畫?還是要美國停止制裁?或許羅哈尼願意談,但歐巴馬不見得願意。除非兩國的外交情勢都有一樣的處境,才可能有對談的立足點。而且,美國等西方國家對伊朗的制裁並未中斷,很明顯西方想的是控制伊朗,而無意要走相互妥協的路線。這樣的作法,又怎可能讓伊朗讓步?
從當代伊朗與美國的關係來看,1979年德黑蘭的美國人質事件,是兩國再也難以友好的主要因素,伊朗也葬送自己的外交關係。不過,人質事件讓伊朗學到教訓,多年來的外交路線在有限的空間之內尋求改變,拉夫桑賈尼與哈塔米力圖接觸其他國家,已經讓伊朗的外交有所突破,甚至有機會與美國近一步接觸。只可惜國際情勢丕變,911事件之後,美國對於伊朗、中東的態度更加強硬。美國將伊朗列入邪惡軸心,至今經濟制裁不斷,又批判其核子計畫對世界具有威脅性,伊朗難以翻身。從這段歷史來看,不是伊朗想要對外交流就會有結果,還得看國際之間如何變化、如何應對。

其實,除去西方國家之外,伊朗並不缺發展外交的機會。伊朗與高加索、中亞、波斯灣、阿拉伯國家的關係緊密,甚至跟中國、日本、南韓的經濟頗多來往,外交空間並不狹小。若伊朗與其他國家關係維持密切,反倒是西方國家得擔憂自己是否走錯外交路線。
伊朗與西方交惡,不代表其他國家都拒絕伊朗。2011年年底,英美等國對伊朗提出制裁時,連西方媒體都指出,伊朗不見得會陷入困境。而且,經濟制裁,對伊朗政府並不見得會有多大影響,苦的反而是廣大的幾千萬伊朗人民。現任總統羅哈尼說,世界應該跟伊朗交流,而不是制裁。情況確實是這樣,一味制裁,只能看出西方國家沒有彈性的外交政策,制裁路線能夠影響多久,誰也無法保證。羅哈尼也說,美國應該要有實際回應,而不是只有一些聲明。
那麼,羅哈尼是否能讓伊朗煥然一新?以核子計畫來看,過去羅哈尼曾主導談判事務,給予外界和平發展核子計畫的形象。然而身為總統的羅哈尼與當時身為談判角色的羅哈尼,是否在核子計畫走相同路線,還得觀察。以經濟方面來看,不光是伊朗面臨經濟不景氣,很多國家的人民也都在抱怨經濟不景氣,全球經濟低迷,伊朗換個總統也沒辦法解套。從外交情勢來看,羅哈尼負有打破伊朗與西方僵局的使命,但若西方國家不願意與伊朗談,羅哈尼也無可奈何。而且,就算羅哈尼表現得再如何溫文儒雅,也不等於伊朗就會有正面的改變。
伊朗與美國的關係,再怎麼樣都還是隔著一面牆,要將美國視為友好國家,等同於顛覆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建立的基礎,就算伊朗有再多的新任總統,也不可能拆除這面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