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誰是「開明」的穆斯林? (發表於2013.8.10 天下獨立評論)


包修平 (英國埃克塞特大學阿拉伯與伊斯蘭研究中心博士生


2010年底突尼西亞爆發「茉莉花革命」以來,陸續在埃及、利比亞、葉門與敘利亞等國發生大規模群眾示威運動。自由、民主、麵包與反獨裁幾乎成為全民共識。隨著獨裁者倒台後,突尼西亞、埃及與利比亞分別舉行民主大選,然而選舉結果反讓西方政府大失所望,因為這些國家的第一大黨皆是以伊斯蘭作為政治理念的政黨。
西方政府,特別是美國,長期以來不信任這些伊斯蘭性質政黨。即使這些政黨聲稱自己溫和與非暴力,美國政府仍懷疑這些政黨幕後的參政動機,同時擔憂以色列國土安全將因而受到威脅。在這背景之下,如突尼西亞的伊斯蘭復興黨(Al-Nahda Party)以及埃及的穆斯林兄弟會,其一舉一動很自然成為西方政府與媒體關注焦點。
部分媒體與學者表示,這些伊斯蘭政黨將效法伊朗模式,將突尼西亞與埃及變成不寬容異己的伊斯蘭神權國家。筆者發現台灣媒體的報導,似乎也順應這種論調。例如喜歡冠上「基本教義派」(Fundamentalism)或是「伊斯蘭主義者」(Islamist)稱號,意指這類以伊斯蘭為政治理念的穆斯林,背後隱藏者激進與狹隘的思想,甚至威脅西方自由與民主價值。另一方面,「開明派」穆斯林(Liberal Muslim)的言論深受西方媒體重視,他們彷彿是中東民主化的導航者與代言人。
不過這類名詞在西方媒體描述之下,依舊令人困惑。「伊斯蘭主義者」一定是反現代與反民主?「開明派」穆斯林真的如此開明,接受多元價值?筆者嘗試以學術角度分析這些名詞,期盼作為日後閱讀中東新聞報導的參考依據。

誰是穆斯林(Muslim)?
當前媒體報導中東現勢,喜歡冠上「伊斯蘭主義者」或是「開明派」穆斯林等專有名詞。不過無論是「伊斯蘭主義者」或是「開明派」穆斯林,他們都是信仰伊斯蘭的信徒。此外,突尼西亞與埃及兩國穆斯林人口比例,分別佔該國的98%94%。因此在討論這些名詞之前,必須先清楚定義何謂穆斯林。
穆斯林簡單來說是指「順從造物主」的人。信仰獨一的造物主與接受伊斯蘭原則即可稱為穆斯林。伊斯蘭傳到埃及與突尼西亞至今有千年歷史,即使當地號稱「世俗開明派」的人士與菁英階層,他們對於遵守伊斯蘭的宗教義務持可有可無的心態,同時也厭惡以伊斯蘭為政治理念的穆斯林,然而這些「開明派穆斯林」卻無法否認自己仍深受伊斯蘭文化影響。因完全否定穆斯林身份等同於喪失對該文化認同,成為無根的人。
伊斯蘭主義者(Islamists)
「伊斯蘭主義者」這個名詞經常為西方媒體引用。該名詞早已取代「基本教義派」,成為一個負面與歧視他人的概念。不過研究伊斯蘭政治的知名學者James Piscatori提供一個中性定義:
「伊斯蘭主義者是指穆斯林奉獻於政治活動,執行他們認為的伊斯蘭理念。這些穆斯林透過各種方式抵抗當前政治與社會經濟現狀。」
事實上被標籤成為「伊斯蘭主義者」的穆斯林團體相當多元。從極端使用暴力,試圖推翻政府的伊斯蘭激進團體,到溫和走議會路線的伊斯蘭復興黨與穆斯林兄弟會,皆是在這名詞的範疇之內。媒體一般認為伊斯蘭主義者過於極端,具有暴力傾向與支持恐怖主義。不過多數的伊斯蘭主義者拒絕使用暴力,並已接受西方的民主制度與自由概念。他們認為這些普世價值與伊斯蘭原則並不互斥,只不過再透過伊斯蘭的詮釋方式,傳達其精神。
何謂Salafist/Salafism?
除了「伊斯蘭主義者」之外,近來西方媒體也常使用Salafist或是Salafism這個名詞。Salafist也是在伊斯蘭主義者的界定內,但媒體專門使用這個名詞,以代表這類穆斯林的極端與隱藏暴力的傾向。這個名詞同樣令人困惑,到底誰是Salafist
Salafist原意是「信仰虔誠的前人」,這可追溯到伊斯蘭最初的穆斯林。早期的穆斯林實際受到先知的教導,其言行被後代穆斯林視為典範。Salafist主張「去惡揚善」(hisba),學習伊斯蘭早期先輩的行為,追求真正的伊斯蘭生活模式。
事實上Salafist並非如外界所說單一、封閉與不寬容的團體。歷史上,Salafism有不同發展面貌。如19世紀末與20世紀初被西方稱作的「伊斯蘭現代主義」便是Salafism的其中ㄧ支。主要學者Al-Afghani (1938-1897)Abduh (1849-1905)Rida (1865-1935)等人,挑戰中世紀以來,穆斯林學者拘泥於經典字面解釋的舊習。他們認為面對西方勢力的沖擊,穆斯林學者必須依據現實社會、經濟與政治情況,重新恢復創制(Ijtihad)精神解讀古蘭經。後來的埃及穆斯林兄弟會創始人哈珊 班納(Hassan al-Banna)受其思潮影響,並將西方民主內涵、議會制度納入伊斯蘭論述中。
可惜今日Salafist這個名詞帶有負面意義。西方媒體時常指責Salafist的激進思維,並認為Salafist必須為當前埃及與突尼西亞的街頭衝突,負起一定責任。此外穆斯林知識份子也同樣指責這類使用暴力與故步自封的人。如牛津大學教授Tariq  Ramadan表示這類穆斯林「片面閱讀《古蘭經》經文,未能理解經文降示背景。他們對經典的詮釋過於簡化及讓人困惑,且對於當今挑戰,無法提出具體解決之道。」
「開明」的穆斯林?
另外在西方媒體報導中,「開明的穆斯林」(Liberal Muslim)這個名詞也廣為使用。開明的穆斯林一般視為世俗化傾向的穆斯林。如之前土耳其的抗議事件以及近日埃及軍事政變,這些「開明」穆斯林的言論深受西方媒體青睞。
這些穆斯林具備「開明」形象,是因為他們接受西方世俗主義價值勝過對伊斯蘭的理念。如個人可自行決定是否遵守禮拜、封齋與天課等宗教義務;部分開明人士也批評政府與伊斯蘭團體不應該「教育」穆斯林大眾,否則將是對人權的迫害與自由的干預。
這種「開明」理念,可以從18世紀歐洲勢力進入中東以來談起。歐洲將其世俗化理念帶入中東社會,影響部分穆斯林的思維。不過持這種思維的穆斯林,在當地仍是少數與菁英階層。多數穆斯林仍舊遵守傳統伊斯蘭規範。西方將世俗化視為進步與脫離神權控制的一個指標,然而這種世俗化概念卻在中東現代歷史與社會中具有負面意義。
如學者Ramadan表示:
「西方在中東地區推廣現代化與世俗化。在西方社會的世俗化等於自由、宗教多元與民主。然而卻無法適用於以穆斯林為主體的社會。從這一百年來,中東地區的發展與歷史經驗中,西方的世俗化在中東地區等同於殖民主義、去伊斯蘭化以及獨裁政體。」
以上是針對這些名詞的簡要定義。在中東社會,伊斯蘭主義者依舊受到當地多數民眾支持,但西方國家卻對此感到疑慮。另一方面,雖然「開明」的穆斯林在中東社會仍是少數,但他們與西方社會關係密切及共享世俗化理念,藉由西方媒體作為傳聲筒,影響外界對中東社會的認知。從近來土耳其與埃及的例子中,可明顯看到「開明」穆斯林在西方媒體的論述能力。這些穆斯林菁英是否真的開明,尊重民主、自由與多元價值,或許在近日埃及軍事政變與727日的軍方大屠殺中,已得到一個檢驗機會。
媒體時常將「伊斯蘭主義者」與「開明穆斯林」放在天平的兩端,兩者似乎水火不容。這種分類方式部分反映當前中東社會現狀,但實際上伊斯蘭主義者與開明穆斯林可能共榮共存,如當今突尼西亞是由伊斯蘭與世俗主義的兩大政黨聯合執政。之前反土耳其政府的民眾,也可看到虔誠穆斯林與世俗主義者站在一起,反對政府的霸道政策。
當前媒體對於中東事務報導似乎過於公式化。每當中東發生大事,「伊斯蘭主義者」多半被描述為反民主與排除異己的壞人、Salafist是搞破壞的暴力份子,而「開明穆斯林」則是真正擁抱民主價值的人士。這種論述方式過於簡化,無法充分反映中東錯綜複雜的面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