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革命或政變 埃及人民皆輸家(發表於2013.7.9 聯合報)


陳立樵 (英國皇家哈洛威大學博士生)


埃及的民選總統下台,這是現今民主時代罕見的狀況。而埃及的軍人又主導了政局,雖不見得是重演一九五二年的歷史,但在民主時代則是留下軍人干政的負面印象。
歷史經驗讓人知道,革命後的國家多半陷入更多的困境,舉凡一七八九年的法國、一九一一年 的中國、一九七九年的伊朗。儘管各自的發展過程都不一樣,戰爭、鬥都有,但都得花數十 年的時間重建。造成革命的因素很多,不是指出政治、經濟、社會的負面現象就能解釋。如今 埃及就算給人民生凋弊、政局不安的印象,總統穆希下台,仍然有大批民眾聲援,可見穆希政 府不是一無是處。
穆希出身穆斯林兄弟會,一年前擔任總統,在政府中沒有人脈,他以強硬作風安插自己信任的人選在政府中,無可厚非,甚至剷除異己都是必要的政治手段。如今軍方逼迫他下台,也是要進行剷除穆斯林兄弟會勢力的工作,也可能從此後讓穆斯林兄弟會不得再參選總統。無論是何種政治局面,民主抑或集權,政治動盪或清明,政治人物做的事情都一樣。穆希當選未能讓局勢穩定,如今軍方上台便是要進行這樣的工作。不過,情勢險峻,政治人物自身難保,要順從民意並不容易,穆希沒能做成,軍方也不可能。革命看似人民獲勝,但結果輸家對還是人民。
儘管革命是為了民主自由,但何謂民主自由,沒有固定標準,也難以指明哪個國家的民主就是 成熟穩定。如今埃及軍方主導政局,又有何不可,軍方也有擬定往後發展民主的藍圖,歷史上 也有能執政、瞭解民意的軍人。民主是現今趨勢,但每個國家形式不同、發展過程不同,結 果也不會相同。西方民主本有各類形式,發展過程也是顛簸不斷。若民主自由是得追求的制 度,非西方國家的民主過程,無論順利或動盪,應多包容接受。
只可惜政治鬥爭是難以和緩的,無論短期或長期,一一年以來埃及情況未能因革命而改善,現在政權轉換則讓局勢更加難堪。這是否是埃及的二次革命、民主倒退、軍人政變,不清楚,這也是歷史事件從來難有定論的微妙之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