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美國介入有助於緩和敘利亞局勢? (發表於2013.6.24 洞見國際事務評論網)


包修平 (英國埃克塞特大學阿拉伯與伊斯蘭研究中心博士生


近日美國聲稱已掌握切確證據,敘利亞政府使用生化武器對付自己的人民,此舉已踩到美國紅線(註一)。目前美國雖無明確表示將派兵介入敘利亞內戰,且沒有經過聯合國的授權,但美國決定軍事援助給敘利亞反對派此舉,被西方媒體視為改變敘利亞僵局的一個新契機。暫且不論敘國政府是否使用生化武器的真實性,美國的聲明與後續援助行動,未來極有可能使敘利亞情勢更加複雜。
美國介入敘利亞不像過去對伊拉克或利比亞如此單純,眼前至少有三大挑戰有待克服,否則即使阿薩德政府真的倒台,未來敘利亞仍是個分裂與動盪的國家。
為何美國此時介入?
美國為何此時正式宣告介入敘利亞,當然是利益考量下的結果。維繫中東區域的穩定、確保以色列國家安全不受威脅與避免非國家行為者(如蓋達組織)挑戰美國在中東影響力,是美國中東外交政策的核心利益(註二)。 美國此時公開軍援敘國反對派的決定,或許與黎巴嫩真主黨在敘利亞內戰的活躍程度有關。真主黨被美國視為恐怖組織,美國擔憂真主黨藉此在敘利亞內戰中壯大,日後將威脅以色列國土安全。

美國介入的三大挑戰
1.真主黨的角色
真主黨與阿薩德政權長期維持良好關係,同是反美與反以色列的泛什葉聯盟。因敘利亞內戰關係,真主黨領導人哈桑 納斯魯拉(Hassan Nasrallah)表示阿薩德政府絕不能倒台。他警告萬一阿薩德政府倒台之後,激進遜尼派團體將會對真主黨與黎巴嫩造成威脅;同時以色列將藉此入侵黎巴嫩,巴勒斯坦也同樣遭殃(註三)。 因此,美國援助反對派其中一個最大挑戰便是真主黨在敘國內戰的角色。
美國軍援敘利亞反對派,真有十足信心擊退真主黨?過去2006年以色列曾向真主黨宣戰,轟炸與入侵黎巴嫩,但因真主黨游擊戰優勢,並沒有取得絕對勝利。此外真主黨作戰經驗豐富,背後有強大的什葉意識形態支撐,士氣高昂,日前已幫助阿薩德政府重新奪回重要戰略要地古賽爾鎮(Qusair),這讓以色列感到十分不安,害怕真主黨將藉此走私軍火,對以色列國家安全造成嚴重威脅。
2. 凝聚阿薩德政府軍隊與其支持者同仇敵愾意識
一般認為當今敘利亞是教派之爭(什葉對抗遜尼),但若仔細檢驗阿薩德軍隊的組成比例,便會發現遜尼穆斯林的比例竟然仍佔多數(60%),並未如外界所說敘國遜尼派一面倒的支持反對陣營。 遜尼穆斯林佔阿薩德軍隊的多數現象,被解讀為政府對遜尼穆斯林的洗腦,宣傳外國勢力將分化敘國社會的危險性,以及遜尼穆斯林軍人害怕叛逃將會連累個人與家人安危。
美國介入敘利亞內戰與援助反叛軍,是否會造成反作用力,正好落實阿薩德總統所說「恐怖份子」受到外國勢力援助的指控,凝聚軍隊與其支持者的同仇敵愾意識,這一點值得觀察。
3. 反對派內部反美國入侵的團體
美國未來到底要軍援哪些反對派團體尚未可知,另外美國對反對派的軍事援助,是否可以確保不會落入親蓋達組織意識形態的團體手中,仍需密切觀察。如「努斯拉陣線」(Jabhat al-Nusra)被視為反對派中戰鬥力最強的團體,成員來自世界各地有戰鬥經驗的穆斯林,聲稱進行一場神聖的戰役,推翻阿薩德政府與驅逐什葉派的真主黨等邪惡勢力。但因努斯拉陣線與蓋達組織有密切聯繫關係與建立泛伊斯蘭國度的理念,且對美國持敵視立場,遭美國政府列入恐怖組織的名單。
此外,反對派內部派系林立,讓他們聚集在一起是因為當前的共同敵人阿薩德政權,但若阿薩德倒台之後,是否會演變大混戰局勢?造成更多難民與流民問題?對區域安全是否造成威脅?這些都是美國在軍援反對派必須考量到的問題。
美國介入有助於緩和敘利亞局勢嗎?
黎巴嫩真主黨角色、阿薩德政府軍的回擊與反對派激進團體的逆襲,將會是美國介入敘利亞內戰的三項重大挑戰。除非美國有信心於短期內與反對派聯手扳倒阿薩德政府,並妥善處理後續議題,如民主化與教派爭端,不然到時敘利亞極有可能成為中東區域的新火藥庫。
美國為了不讓敘利亞局勢失控,於此時正式宣告介入,是否有助於緩和敘國動盪局勢?筆者持悲觀態度。這邊僅舉兩個例子為例,在美國介入之下,當地情況不見好轉,反而每下愈況。
過去美國對於中東民主化與人權議題的關心程度不遺餘力,如911事件之後的阿富汗與伊拉克重建工程,凸顯美國對自由民主普世價值的重視,不過日後卻也在伊拉克埋下教派衝突的種子。如今伊拉克時常發生的自殺炸彈事件已經不再是個新聞,弔詭的是在海珊強人統治時代之下,雖不民主且專制,至少伊拉克社會維持一定程度的穩定。
另外,在以巴衝突議題上,從1993年美國主導的奧斯路和平進程(Oslo Peace Process)至今,美國提倡兩國方案(Two-state solution),期盼以巴兩方在這塊土地上建立兩個民族國家,和平共處。然而20多年過去,以色列依舊佔領西岸多數土地,毫無撤離非法猶太人屯墾區的意圖,甚至仍不斷擴建中,明顯違背國際法規範。
另一方面以色列以反恐為名,在西岸設立隔離牆,隔離當地巴勒斯坦人與猶太屯墾區民,現在的西岸猶如南非種族隔離時代下的班圖斯坦(Bantustans), 美國對此無動於衷,依舊向世人推銷其兩國方案,掩蓋其方案早已失敗的事實。
由上述兩個先例來看,一向以利益至上卻刻意忽略當地政治社會歷史複雜性的美國政府,對敘利亞的介入不但無法緩和內戰局勢,甚至讓情況更加複雜無法收拾。

參考引註
1.美國一再嚴正警告敘國政府不要使用生化武器,否則將踩到美國介入敘利亞內戰的紅線。若同樣以此標準來看,2008 年底到 2009 年初以色列對加薩投下的白磷彈(White phosphorous bomb),同屬於生化武器的一種,不知道那時候美國的紅線劃在何處?
2. Marwan Bechara, US goals and strategies toward the Arab world, Arab Center for Research and Policy Studies, (April 21, 2013).
3. Ali Hashem, Nasrallah on Syira: This battle is ours, Al-Monitor, <http://www.al-monitor.com/pulse/originals/2013/05/nasrallah-hezbollah-syria-speech-rockets.html> (26 May 201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