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敘利亞內戰的權與利糾葛(發表於2013.6.16 天下獨立評論)


黃紹綺 (約旦大學阿文所博士生)


受「阿拉伯之春」影響而爆發的敘利亞內戰已延宕兩年多,奪去了將近十萬人的性命,造成百萬難民流離失所。如今,戰爭似乎還無法平息,就讓我們來看看其背後的種種算計。
敘利亞的衝突,起於人民對於苛政的示威抗議,但旋即轉為武裝衝突,演變成政府軍與反抗軍的拉鋸戰。同時,各國的勢力也紛紛介入。政府軍享有俄國的軍售,以及伊朗及黎巴嫩真主黨的派兵與補給;反抗軍則擁有以卡達、沙烏地為首的海灣國家的金援、鄰國土耳其和約旦的暗地協助,背後還有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撐腰。
這場看似是「政府軍」與「反抗軍」的衝突,從另一個觀點來看,又極像是伊斯蘭教「什葉派」與「遜尼派」兩大陣營的教派衝突。因為敘利亞政府軍以及其兩大盟友──真主黨和伊朗──皆屬於伊斯蘭教什葉派。而反抗軍的組成與支持的中東國家(如沙烏地、卡達、土耳其、約旦)則多為遜尼教派。值得一提的是,屬於「什葉派陣營」的敘利亞政府、伊朗和真主黨皆帶著濃厚的反西方、反以色列的意識形態,控訴反抗軍和其盟友乃是西方的鷹犬;而「遜尼派陣營」的成員則多傾向與西方合作,指責伊朗和真主黨協助政府軍濫殺無辜,同時造成穆斯林之間的分化。

但若再從權、利的面向來觀察,我們將發現教派衝突的表面下充滿了權力算計與利益糾葛。在「什葉派陣營」之中,敘利亞政府軍藉真主黨和伊朗的派兵與支援,鞏固了政權,還在戰場上取得相對的優勢。而伊朗則藉著支援敘利亞、真主黨,突破西方的圍堵,加強其對區域的控制,更進一步構成對以色列的威脅。至於真主黨則需要伊朗提供的軍火和敘利亞的戰略位置,一方面加強其在黎巴嫩境內的勢力,一方面確保了自身的補給線。敘利亞政府、伊朗和真主黨之間存在著相互利用又相互依存的關係。
而「遜尼派陣營」裡的成員,雖然關係比較沒那麼密切,但其實不過是打著正義的名號各取所需罷了。沙烏地和卡達透過支援敘利亞反抗軍間接與伊朗對抗,因為他們對於伊朗的崛起深感不安。而土耳其早先就與敘利亞交惡,同時它也想彰顯在中東區域上的影響力。而長年接受西方金援的約旦,自然也與西方站在一塊。至於敘利亞反抗軍的各路人馬,則打著推翻暴政的口號接受外援,看似合作卻又各懷鬼胎。
但若從中東區域的視角再擴大至國際戰略的視野,我們發現涉入敘利亞衝突的可不只這兩個陣營的國家,為敘利亞政府軍撐腰的,還有俄國和中國;而在反抗軍背後,則是美國、英國、法國等國家。這一切的一切,像極了冷戰時期蘇聯、美國兩大勢力之間的對峙。而敘利亞問題從這個角度來看,有如俄國與美國這兩個老大哥之間的對弈。俄國對敘利亞的軍售和投資的龐大經濟利益不說,它更在敘利亞擁有塔爾圖斯海軍基地,敘利亞如同它在中東與地中海勢力的延伸。而美國長年來則試圖與阿拉伯國家結盟,孤立伊朗與敘利亞,同時在許多阿拉伯國家境內皆有美國駐軍。透過支援敘利亞反抗軍,美國更能穩固它在中東的勢力。而現今俄國調度艦隊至地中海,以及美國正在約旦進行的大型軍演,正如同兩強之間的較勁。
但與冷戰時期不同的是,這兩強之間不全是競爭關係,更有合作的默契。第一,他們遠離戰火,戰場上的事交給政府軍和反抗軍去廝殺。後勤補給更有周遭鄰國出錢、出力。第二,他們製造「平衡」,透過提供武器、訓練與戰術指導,小心翼翼地控制著政府軍與反抗軍打著一場雙方皆贏不過彼此的戰爭。第三,他們呼籲和平解決爭端,但卻又牽動著爭端。
如此看來,敘利亞政府軍與革命軍以及周遭的鄰國,雖然都以各自的利益為出發點介入了這場戰爭,但他們更像是後冷戰時期兩位老大哥對弈之下的棋子。如今老大哥們似乎已達成協議,傾向於和局,但棋盤上的各方還為了爭權奪利殺紅了眼。看來,只好再讓子彈飛一會兒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