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4日 星期六

美大選思考/美伊關係 世界變局關鍵? (發表於2011.11.7 聯合報)


陳立樵 (英國皇家哈洛威大學博士生)


美國大選在即,伊朗依然是主要話題之一。描述一九七九年伊朗的美國人質事件電影「亞果出任務」在此時上映,是否刻意安排來湊湊大選的熱鬧?或只是巧合?
伊朗的石油、核武,還有以色列與伊朗的問題,都是美國關注的焦點。美國是否在選舉後攻打伊朗,也是議題。
三十三年前伊朗的美國人質事件,算是美國與伊朗關係不佳的源頭。一九七九年伊朗革命後, 美國就成了伊朗新政府剷除巴勒維遺毒的目標之一。伊朗新政府的精神領袖何梅尼標榜「不要西方、也不要東方,只要伊斯蘭」,成為外交主軸。接著,伊朗與伊拉克打了八年戰爭,而何 梅尼在戰爭結束後一年,一九八九年去世。伊朗外交下一步,著實是國際關注焦點。
當然伊朗政府知道革命、戰爭的代價,所以接任精神領袖的哈米尼,讓接下來就任的總統去調整外交路線。一是一九八九—一九九七年間總統拉夫桑加尼的務實外交,對於阿拉伯國家、亞洲國家都建立友好的關係。二是一九九七—二○○五年的總統卡塔米,他以「文明間的對話」為外交主軸,讓國際間知道,文明之間並不是只有杭廷頓所的「文明衝突」。伊朗雖然與美國 等主要強權關係不佳,但不代表伊朗與其他國家的關係也一樣糟糕。
卡塔米時期,伊朗嘗試從文化、運動等方面與美國修好關係,美國也在非政治外交的領域上, 表現友好態度。可是二○○一年九一一事件、還有其他國際問題出現後,美國又轉變了外交方 向,將伊朗列入「邪惡軸心」之一。伊朗在二○○五年阿馬丁加德當選總統後,無論如何處置外 交,美國多是予以妖魔化。其實,沒有任何國家的外交路線是一成不變的。一九七九年伊朗因 美國人質事件而對自己造成影響,多年來便努力修改外交路線。美國對伊朗的態度,也是在友 好與交惡之間徘徊。
美伊關係是否是世界變局的關鍵,應該看美國選後是否會轉變外交路線。畢竟伊朗局勢穩定。何況伊朗精神領袖哈米尼仍然在位,重大決策還是由他主導。明年六月伊朗總統選舉後,無論 何人當選,伊朗局勢不會有太大的變動。讓世界出現變局的不見得是伊朗,可能還是美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