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4日 星期六

西方女權觀 放諸四海皆準? (發表於2009.6.25 聯合報)


陳立樵 (英國皇家哈洛威大學博士生)


伊朗女生在暴動中遭槍擊的事件,透過網路傳遍全球各大媒體。有些人會想,伊朗向來遭壓抑的女權,是否會因這事件而解開束縛?
國際媒體喜於做伊朗女權的報導,人們習慣了西方的女權觀,對女性穆斯林的穿著便相當好 奇,或是帶有負面想法,甚至是對穆斯林社會的首要觀察重點。
其實,伊朗女性的穿著,是伊朗社會中最容易看到的一面。因為這是政府規定,人們不得不這 樣穿。結果,伊朗的女性一進家中就是取下長袍與頭巾,而長袍下的衣服,與任何國家的女性 服飾,並無兩樣。筆者在伊朗西南部旅行時,在計程車上聽一名女乘客抱怨政府的不是。她拉扯頭巾:「這是什麼蠢東西!」她她不懂為什麼女生戴頭巾才是虔誠的穆斯林,更何況她 又不信伊斯蘭教。
基本上,頭巾與長袍本身並沒有壓抑女性的意思。在巴勒維政府時期,婦女穿不受限制。但在1979年革命之後,柯梅尼政府為了讓權力合理化,便要求女性在公共場合一律披戴頭巾與穿長袍,聲稱這樣才是女性應有的穿著。若不如此,一律抓起來。受政治力的影響,頭巾與長袍竟成為控制女性工具。
目前,伊斯蘭世界就是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對女性頗多規定。不過,伊朗女性可露出臉部、 可自由上街、開車,公開場合跟男性朋友也可打打鬧鬧,沙烏地阿拉伯則完全不行。若刻意要比較何者較有權利,伊朗女性比沙國女性好太多了。然而,沙國與美國等西方國家關係較好, 故未受批判,反倒是伊朗因惡劣的外交關係,背上了不尊重、壓迫女性的罪名。可見一國形象,取決於政或外交的複雜問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